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花鸟画家梁时民 生命是艺术堆起的高山

来源:梁时民 ·1368 浏览 ·2020-08-17 14:37:54

(作者系著名出版人、美术评论家、画家贾德江)

作为在出版界耕耘近半个世纪的老编辑,我与全国各地成百上千的画家打过交道,过目过难以数计的画作,主编过近万本画册,自诩有一双识珠的慧眼应不为过。我以为四川花鸟艺术家梁时民是中国当代画坛凤毛麟角的人物。他年富力强,既有耀人的学历,又有显赫的地位,既有丰实的成就,又有闪光的荣誉。生命是艺术堆起的高山,面对他辉煌的艺术年表,我看到的是一位复合型的艺术家,在从政、从艺两方面有着过人的才能和智慧,总是走在时代的前列。



包谷林181X192cm


  梁时民是四川省美术工作的领导者、组织者,自身又是一位颇有建树的花鸟画家。他心有艺术,更胸怀大局,走向繁荣昌盛的时代给他创造了充分发挥才智的机会,他也怀抱感激之情,用自己的辛勤劳动和心血回报时代,回报社会。

  多年来,具有双重身份的梁时民,并没有因为主持四川省美术工作的繁忙而忘却作为画家的职责,也不会因为自我艺术的追求而忽略作为四川省美术工作组织者和领导者的使命。

  这种“在其位谋其政”的社会担当和责任感,使他不能像专业画家那样心无二用。他既要运筹帷幄,对四川省美术工作有所计划、安排和实施,又要以身作则、不甘落后,在艺术上有所作为,以自己的艺术成果引领众人。因此,他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只能忙里偷闲,利用工作之外的时间,宵衣旰食,深耕细作在自己的艺术天地间。

  梁时民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广西艺术学院,获美术硕士学位,现攻读于武汉大学社会学博士学位。重视写生、重视造型、重视写实,更重视引西入中开拓创新的“学院派教育”,造就了他高强的造型能力,也练就了他对形、线、色之美的敏感与创造意识。



春声35cm×35cm


  当他确立以中国花鸟画为主攻方向之后,他又自觉地补上传统这一课,在重视临摹、重视笔墨、重视写意,更重视借古开今的实践过程中,掌握了具有以书法为根基的丰厚传统修养。然而,若要进一步领会传统艺术文化的博大精深,则得益于他并行不悖的画史、画论、画理的研究。由此,他的羽翼更加丰满,振翅高飞当是势在必然之事。

  一路走来,虽筚路蓝缕,但他的作品一经亮相,便好评如潮,声名鹊起,不仅多次入选国内外重大展事,还多次荣获金、银、优秀作品各类奖项,多幅作品被国内外几十家重要文博机构所收藏。他也随之跻身当代最具学术价值与市场潜力的花鸟画名家之列,其影响已名满艺林。

  仔细阅读梁时民的大部分作品后,我意识到为其写评论是件困难的事。因为,他的花鸟画表现题材宽广、表现手法多样、画风不拘一格,有工笔也有写意,有大写也有小写,有墨花墨鸟也有彩墨辉映,有大景花鸟也有折枝小品,有传统意蕴也有现代手法,有水墨淋漓也有肌理闪现。

  梁时民心有大志又博学多才,善于思考又勇于实践,他的花鸟画早已走出传统的程式和规范,总是以现代人的眼光和心灵在感受生活与自然中直接捕捉“画外意”与“意外妙”,既保持了新鲜强烈的“览物所得”,又以所养所崇升华了境界,因而创造了异彩纷呈又洋溢着内美真趣的动人意境。



荷塘清露68X68cm


   他的工笔花鸟,以《暖冬》《鹤舞盛世》《包谷林》等作品为代表,画家的视野已从庭院室内走向了田野山冈,他画一丛丛荒草间栖息的大雁,在寒冬里相互取暖的深意;他画沼泽地上展翅飞舞的群鹤,表达对祖国腾飞的祝福;他画朝阳下玉米林中雄鸡的顾盼生情,画出了乡村的欣欣向荣。

   古人取象单纯精粹的特点被继承下来,但比之古人更强调了花鸟与其生存空间的密切关系,形式构成美感更加强烈,“工而尚意”的追求更加明确,花鸟造型更加鲜活生动,统调的色彩更显示出魅力。

   他的墨花墨鸟,以《暖阳》《素雪》《荷叶转萧疏》《新风》《寒烟》等作品为代表,遥接了由宋入元后的崇尚水墨传统,把文人水墨画的写意精神融进工笔画法之中,这是一条前人没有走完的艺术道路,也是梁时民交给时代的一份答卷。这类作品的突出特点,首先在于以墨代色,加强画家主观意趣的介入,在满构图的布局中更有个性地发挥墨色的枯、湿、浓、淡的变化,并通过墨法的积、泼、破、冲获得意外奇趣。

   其次是虚实结合,突出了意与象的关系。虚者,意象淡化,景色朦朦胧胧、若隐若现;实者,主体突出,鸟禽精雕细刻、形神兼备。这种虚实结合的墨象美,浓淡交错的韵律美,是梁时民“墨花墨鸟”的精妙之处。



暖冬192X181cm


    他的大写意花鸟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以《风光澹澹自堪赏》《九月荷塘风光好》《金风吹开石榴红》《藕花初放露华浓》等大景花鸟作品为代表,一类以《硕果》《秋实》《秋艳》《野趣》《牵牛独秀》等斗方团扇为代表。前一类作品一改工笔花鸟、墨花墨鸟的那种舒纸蘸墨的文雅从容,代之以“纵横不群”的笔走龙蛇,豪放、激越、率真,以倾泻性的书写性为主,大刀阔斧,气势磅礴,驰毫骤墨,放纵不拘,辅以泼彩、点彩的艳雅,注重“意”的宣泄。

     其花形鸟态得青藤之跌宕、缶翁之苍辣、潘天寿之奇纵,以出奇制胜的构图、夸张有度的造型、放逸潇洒的笔墨,带来了满幅的生机盎然,在彩墨互融中吟唱的是一首首自然之歌、生命之歌。

    后者虽为小品,却言简意赅,落笔爽健、泼辣,运墨简约、质朴,在看似随意而为的书写中体现出一种以少少许胜多多许的意趣,其生花妙笔从心底流出,皆得自于传统精髓而自出新意,一派大家风范。尤其是那种工笔草虫显露于大写意的疏花简叶之上的手法,大有白石老人的遗风流韵。

   他的小写意花鸟是他近年创作的主流,以《惊秋》《春江水暖鸭先知》《沐秋》《窥鱼翘立荷香处》《寒蝉鸣高柳》《春梦》《残雪乱林中》《晚秋》《秋声》等为代表的作品更为精彩。

  梁时民继承了清代个性派画家情趣盎然、雅俗共赏的传统,由华新罗工写结合的小写意画格入手,上溯陈白阳、徐渭,下参任伯年、吴昌硕等诸家,乃至承接齐白石、李苦禅、王雪涛之衣钵,画风鲜活灵动,率意自然,既无狂野奔宕的霸气,也无逸笔草草的空疏,更在“写”的意味中把握着传统的笔墨法度、笔墨形态与笔墨美感。



秋声68X68cm


     一笔一墨、一点一画无不注重运笔使转的回环相抱以及以书入画的一波三折的韵致;一花一叶、一树一石无不强调意象经营的匠心独运以及在造型的多姿、用笔的多变、运墨的苍润与用色的新艳和谐上别开生面。

   显然,他作品中的笔情墨韵始终和花鸟图式、造型结构、艺术趣味、意绪阐发互为表里,在强调线的力度和动势的同时,注意构成的现代性与节奏感,融传统笔墨、西画色彩、没骨点厾于一体,再运用以浓衬淡、以墨托色、线面互动、泼写结合、墨色冲撞、水墨交融等多种技艺的随意生发,营造出丰沛润泽、繁富和谐的空间层次与构成关系的变化多端。

   那种整体的大开大合,细节的错落穿插,乃至每一个花瓣、每一组叶子、每一对禽鸟的映与衬、藏与露、动与静、俯与仰、顾与盼,都体现出大自然中永恒的无限生意和笔墨表现力的无穷尽性,不经意间,梁时民的小写意花鸟形成了“婀娜中必具有生新峭拔之气”(清邵梅臣语)的笔墨个性。

  梁时民还有一种如《一蝉雨处送春来》《秋意》《觅》《荷净》《鸣秋》《秋思》等小写意花鸟作品,虽然仍是工笔草虫与写意情境的结合,但配景已不是大写意的笔墨,而是将鸟虫与彩墨景致结合,在“若恍若惚,其中有象”的浑然朦胧中,突出鸟虫的具象形态,清如水洗,欲显还隐,静如天籁,其如梦如诗的境界,当是白石老人名言“学我者生,似我者死”的最佳诠释。



   秋声68X68cm


   多种不同的面貌、多种迥异的风格集于一个画家身上,在当代花鸟画坛尚不多见。细加推究,梁时民的花鸟画继承、融合、贯穿着“三种传统”。

    其一是古代文人画传统的审美情趣和笔墨精神,以及“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法则;其二是近现代大写意花鸟画的三位宗师——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对花鸟画的推陈出新做出了卓越的建树;其三是艺术趋向多元发展的今天,当代花鸟画大家如崔子范、王晋元、郭怡孮等成功地踏出了以中为主,中西结合的中国画现代化之路所提供的经验。

    在以上“三种传统”的交汇点上,生发一种对生活、生命的热爱,延伸出梁时民花鸟画的多姿多彩的画风。其主要特征为积极的入世态度,强烈的人文色彩、个性、民族性与时代性的完美统一,以及文化的使命感、责任感的担当。在梁时民的画中,可以看到他学养的深厚、文化底蕴的丰实,看到他对民族精神的尊崇,对艺术事业的真诚和执著。

   清代画家金冬心在一段画跋中写道:“先民有言,同能不如独诣”。他强调一个艺术家不应与他人雷同,而应随时代而创新,踏出自己独特的路。这种艺术主张在处于变革时期的当代来看,更显其意义。梁时民有意识地探寻并创立自己花鸟画笔墨样式的自觉,无疑是可贵的,有胆识的“独诣”。他是在构建自己的语言特色,同时也参与了一个时代对中国花鸟画现代形态的建构。

   艺术是公正的,你付出多少,它就会回报你多少;历史也是最公正的,你的每一次付出,都会达到应有的回报。有理由相信,作为四川省美术界的领军人物,梁时民一定会为巴蜀大地的美术事业描画更美的蓝图,同时,他也会以更为坚定的步伐,向着艺术大师的方向迈进。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