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观点 | 我们不需要这样的艺术面孔

作者:美网艺术 来源:中国美网 ·1022 浏览 ·2019-10-22 14:59:34


艺术面孔


   近两年来,在铺天盖地的艺术新闻中,突然发现,有几张脸消失了,或者说,不是那么频繁的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这几张脸,曾经是风光无限、备受吹捧,同时也被很多人深恶痛绝。它们或者感情麻木、神情呆板、毫无生气,或者咧开大嘴,不知所云的傻笑,甚至头上长了两只畸形的角。在相当长的时期内,这样的形象成了艺术品中,中国人最风光的艺术形象,曝光率最高的中国人的艺术面孔,俨然成为当代艺术的代表性标志。

艺术面孔


形成一种不好的感官情绪很容易,而要改观这种情绪却很难,对艺术而言也是如此,需要付出十倍甚至几十倍的努力。新中国成立后,用了数十年不懈的努力才改变了西方人印象中“东亚病夫”的观念。而这些被扭曲甚至丑化的中国艺术面孔,通过西方资本的炒作和吹捧,已经在一段时期内,成为中国人在绘画艺术中的形象代表,被众多西方民众普遍认知。不得不说,在西方社会对中国人形象的迷惑和误解,这些艺术作品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的,即使画家本人原意并不一定如此。

在众多的艺术作品中,难道就没有更好的中国面孔值得推崇?很多表现国人形象的艺术作品比这些丑陋的面孔,无论从艺术技巧、立意内涵、风格表现和美感传达上,都要强了许多。然而,它们并没有受到西方资本和媒体的“青睐”。


艺术面孔

罗中立  《父亲》

20世纪80年代初,罗中立以一幅《父亲》震惊中国画坛,该作品以纪念碑式的宏伟构图,饱含深情地刻画出中国农民的典型形象,深深地打动了无数中国人的心。罗中立也由此被誉为20世纪80年代中国画坛的一面旗帜,该作品是“从艺术的天国向现实的复归”,是“中国社会和历史文化的一面镜子”。1986年 ,李自健为八旬高龄的父亲绘制了了幅普通的写实油画头像习作。凝聚了他对一生饱经创伤 、委曲求全的老父亲那种发自内心的深刻理解与同情。艾轩也以西藏组画人物形象的刻画而闻名画坛。

这些中国人物形象的作品,都朴实而生动的展现了中国人民在特定时期的精神面貌,技法和内容上也是无可挑剔。但是西方媒体和资本为什么没有炒作从艺术表现和文化内涵更胜一筹的艾轩等人,而是对这类丑化形象大肆炒作,使其在价格上达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高度,频频在各类媒体上曝光,而导致大批的青年艺术家的跟风和效仿,而导致国内艺术圈的心态和创作风向严重失衡。这显然不是他们不懂欣赏而能解释清楚的。而是因为这类作品满足了西方人对中国的某种想象有关的,或者说是他们希望看到的、一种有偏见的心态。


艺术面孔


他们希望通过中国人自己的艺术作品,来固化中国人在民众观念中的扭曲的形象。

在这些作品中,画中的人物永远都瞇缝着眼,做出什么也不想看的姿态,而观者就完全可以解读为他们其实什么也看不到。画中人物永远是面无表情的,观者就完全可以解读为他们是麻木的、封闭的,对外界是难以沟通。画中人物张嘴傻笑,观者就完全可以理解他们是呆滞、愚昧的。而头上的角,正是西方传说中,恶魔形象的标准配置,能被解读成何种寓意可想而知、不用多说了。


艺术面孔


在1905年的好莱坞电影《神秘的傅满洲博士》中,刻画了残暴邪恶的中国人傅满洲。于是傅满洲的形象就成了西方社会中,中国人、华人、甚至东亚人群在西方民众印象中标志性脸谱。和傅满洲形象不同的是,傅满洲是西方社会扭曲丑化中国的主观意思表达,而我们这些红极一时的艺术面孔,是我们的国人,甚至说是被称作社会精英人士对自己族群的嘲讽和丑化。


艺术面孔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改变了贫穷、积弱的面孔,在东方悄然崛起。而伴随着西方在世界霸权的逐渐丧失,我们收到仇视抵触的目光是无法避免的。可叹的是我们的部分艺术家,主动给了对方素材和话题,用来抹黑我们,被大肆渲染传播“看吧,这是中国人自己的总结,而非我们对他们的歪曲”,借此在不了解中国的西方民众中,塑造这种中国人扭曲的形象。那些被画家反复复制的中国脸中国人,无论是打着一尺见方哈欠的光头小脑,还是抱着咧嘴傻笑的大脸无目而奔跑的肢体,还有笼罩在灰色调里沉闷凄凉的革命时代脸谱化肖像,它们代表中国人吗?

所幸的是,随着中国国力增强、经济发展,文化自信也越来越强,唯西方论的市场逐渐边缘化,传媒的便捷也使得中国的健康形象被全世界所认知,这类作品没有了西方资本的炒作,也就褪去了曾经的“光环”,不得不说是中国艺术的幸事。


艺术面孔



      中国美网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关注更多艺术品价值


艺术面孔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