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台北故宫珍藏的古代名画(中)

中国美网 ·204 浏览 ·2020-01-30 11:21:49


张萱、周昉 《唐人宫乐图》 绢本设色 48.7×69.5cm


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此图描写后宫嫔妃十人,围坐于一张巨型的方桌四周,有的品茗,也有的在行酒令。中央四人,则负责吹乐助兴。所持用的乐器,自右而左,分别为筚篥、琵琶、古筝与笙。旁立的二名侍女中,还有一人轻敲牙板,为她们打著节拍。从每个人脸上陶醉的表情来推想,席间的乐声理应十分优美,因为连蜷在桌底下的小狗,都未被惊扰到!


这件作品并没有画家的款印,原本的签题标为《元人宫乐图》。仔细观察画中人物的髮式,有的髮髻梳向一侧,是为坠马髻,有的把髮髻向两边梳开,在耳朵旁束成球形的垂髻,有的则头戴花冠,凡此,都符合唐代女性的装束。另外,绷竹蓆的长方案、腰子状的月牙几子、饮酒用的羽觞,还有琵琶横持,并以手持拨子的方式来弹奏等,亦在在与晚唐的时尚相侔。所以,现在画名已改定成《唐人宫乐图》。


五代两宋名家名画』


五代南唐 巨然 《层岩丛树》 绢本水墨画 144.1×55.4cm


巨然(西元10世纪后半叶),南唐钟陵人,开元寺的和尚。南唐被宋灭亡(西元975年)后,巨然随李后主降宋,而迁至汴梁。擅画山水,画法学自董源。继承其师之披麻皴(cūn)(如麻布纤维散开来一般的笔触表现)而自创山峦阴鬱层叠情景之画格,被称赞为造化之神。 

 

此幅画山径曲折萦迴,穿过树林深入山中。除林麓间、峰峦上有俗称卵石或矾头之群石之外,山石多以披麻皴法细腻描绘,笔笔沉著而带润泽之意。山间由下到上配以苍郁的树林,巧妙地表现出深山沉潜的景观。如董其昌巨然真迹神品题识所示,堪称巨然画中绝佳珍品。


 

五代南唐 赵干《江行初雪》(局部)绢本设色 25.9×376.5cm


《江行初雪图》是一幅山水人物并重的作品。赵干,江苏江宁人,从小生长在江南,故所画山水多作江南景物,尤其长于布景,《江行初雪》这幅是卷画江边渔人作活的情景。

 

江天寒雪纷飞,渔家之艰辛,描述殆尽。岸上旅客攒行长林雪堤,人驴面目各具苦寒难行之色。通幅淡墨渍染绢地,再洒白粉为雪。寒林枯木皆中锋圆笔,遒劲有如屈铁。树干以乾笔皴染,大似后人皴山,自具阴阳向背。所画芦花,以赭墨裹粉,一笔点成,极富创意。小丘及坡脚,亦以淡墨成块涂抹而无皴纹,皆与后人异趣。由幅上所钤印章,可知此卷历经宋元明清各朝内府及私人收藏,是件流传有绪的精品。


北宋 范宽 《溪山行旅》 绢本浅设色画 206.3×103.3 cm

 

范宽,陕西华原(今耀县)人,经常来往京师与洛阳一带。个性宽厚,举止率直,嗜酒好道,擅长山水画,初学五代山东画家李成,后来觉悟说:前人之法,未尝不近取诸物,吾与其师于人者,未若师诸物也;吾与其师于物者,未若师诸心。于是隐居华山,留心观察山林间,烟云变灭,风雨晴晦,各种变化难状之景,当时人盛赞他:善与山传神。此图是传世唯一的名迹。 


巍峨的高山顶立,山头灌木丛生,结成密林,状若覃菌,两侧有扈从似的高山簇拥著。树林中有楼观微露,小丘与岩石间一群驮队正匆匆赶路。细如弦丝的瀑布直洩而下,溪声在山谷间回荡,景物的描写极为雄壮逼真。全幅山石以密如雨点的墨痕和锯齿般的岩石皴纹,刻画出山石浑厚苍劲之感。画幅右角树阴有范宽二字款。

 


宋 郭熙 《早春图》 绢本浅设色画 158.3×108.1cm

 

郭熙(约1000-1080年),是河南温县人,神宗时为宫廷画师。早先曾经为京师几个重要的宫殿与寺庙绘製大型的屏风画或壁画,深受皇帝赏识,后来升迁为翰林图画院最高职位的待诏,制作了许多大型山水画。他擅长巨障长松,烟云变灭之景,山石用卷云皴,树木作蟹爪状,创为一派。 

 

此图作于神宗熙宁五年(1072年),是郭熙存世最著名之作。画上自题早春,顾名思义,画的是初春瑞雪消融,大地苏醒,草木发枝,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主要景物集中于中轴线上,近景大石与高大的松树,衔接中景S形的山石,隔著云雾,再起二峰,主峰居中,下临深渊,溪涧从谷间潺潺流下,深山中有宏伟的殿堂楼阁,悬崖上有草亭,背后衬以远山。左侧平坡委迤,遂觉有千里之遥。笔墨清润,构图综合高远、深远、平远法,呈现了可行,可望,可居,可游的理想山水。

 

宋 黃居寀 《山鹧棘雀图》 绢本设色画 97×53.6cm 


黄居寀(cǎi)(西元933993年以后),为四川成都人。字伯鸾,五代花鸟名家黄筌之子,继承其父双钩填彩的风格。黄筌父子之画且成为宋初图画院比较画艺优劣的标准。 

此幅画中景物有动有静,配合得宜。像山鹧跳到石上,伸颈欲饮溪水的神态,就十分生动。另麻雀或飞、或鸣、或俯视下方,是动的一面;而细竹、凤尾蕨和近景两丛野草,有的朝左,有的朝右,表现出无风时意态舒展的姿态,则都予人从容不迫和宁静的感觉。下方的大石上,山鹧的身体从喙尖到尾端,几乎横贯整个画幅。背景则以巨石土坡,搭配麻雀、荆棘、蕨竹,布满了整个画面。画的重心在于画幅的中间位置,形成近于北宋山水画中轴线的构图方式。而具有图案意味的佈局,有著装饰的效果,显示作者有意呈现唐代花鸟画古拙而华美的遗意。

 

北宋 崔白 《双喜图》 绢本设色画 193.7×103.4cm

 

崔白(1004-1088年),濠州(今安徽凤阳东)人。擅长道释、人物、山水、花木、鸟兽,尤精于花鸟。

本幅描绘两只山喜鹊,向一只野兔鸣叫示警。山喜鹊属鸦科鸟类,性机灵,喜群聚,有卫护领域的习性。画面上一只腾空飞来助阵,一只据枝俯向鸣叫,并向闯入者张翅示威,野兔知道这是威胁性不太大的鸟类,无需像遇到鹰隼那样紧张,故伫足回首张望,似欲回应经此路过不行吗?三者动态与其呼应之关系,恰构成似有S型之韵律动感。还有树木的枝叶、竹、草均受风而有倾俯之姿,更添增了活泼生动的神韵。这种自然生态中的景象,不是从笼栏中能观察到的,画家必需具备精湛的绘画描写能力,而且时常到郊野观察,在偶然中见此生动有趣的一幕,遂以精练的技法忆写稍纵即逝的景象,再参考平时曾画过的相关画稿,或继续观察描绘,始能慢慢完成工谨详实的作品。此画成于嘉右辛丑(1061)年。

 

南宋 李唐 《万壑松风》 绢本设色画 188.7×139.8cm

 

李唐(1066-1150年),河阳三城人,字晞古,北宋徽宗朝任职翰林图画院。靖康之难后,中原纷乱,建炎年间(1127-1130年)李唐渡江至杭州,高宗绍兴年间(1131-1162年)重建画院又重入画院,授成忠郎,为画院待诏,赐金带。 

主峰旁边的远山上,题有皇宋宣和甲辰(1124年)春河阳李唐笔,高龄的李唐表现的山石仍然是雷霆万钧的阳刚力量。主峰布置在画幅中央,左右有高低参差的插云尖峰。画中冈峦、峭壁似刚被斧头凿过的痕迹,是典型的斧劈皴法,这一片石质的山,显现出特别坚硬的感觉。山腰处朵朵白云,好像是冉冉欲动,一方面把群山的前后层次感划分出来,还使画面有了疏密相间的效果,也使整个气氛上有柔和调剂的一面,不会因为太密、太实而让欣赏者有过分的压迫感。山巅的丛树,近树的松林,有隐有现的石径,加强了画面幽深的情调。左方中景各有瀑布一线垂下,几折而后,转成一滩溪涧,涧水穿石而过,如闻声响,真是画到有声就是诗。


宋 苏汉臣 《秋庭戏婴图 》绢本设色画 197.5×108.7cm

 

苏汉臣是北宋末的汴梁人,靖康之难后,跟随宋室,迁居钱塘。详细生卒年已经不可考,大致的活动时间为十一世纪末至十二世纪中期。他早年曾当过民间画工,宣和年间被徵入徽宗画院。擅长画佛像及人物,其中尤以童婴题材最为人所赞赏。 

本幅画庭院中,姐弟二人围著小圆凳,聚精会神地玩推枣磨的游戏。不远处的圆凳上、草地上,还散置着转盘、小佛塔、铙钹等精致的玩具。背景部分,笋状的太湖石高高耸立,造型坚实挺拔,周围则簇拥著盛开的芙蓉花与雏菊,这样的布局,不仅冲淡了湖石的阳刚之气,也充分点出秋天的节令。由于画中姐弟俩所玩的枣子,是中国北方的作物,在当时的江南并不生产。加上全画的描写,极端细腻、写实,符合北宋末期的宫廷院画特质。根据这项线索,推测此作完成的时间,应该是在徽宗的宣和画院时期。



宋 刘松年 《画罗汉》 绢本设色画 117×55.8cm


刘松年,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居清波门,故人称之为暗门刘。淳熙间(1174-1189年)为画院学生,至绍熙年间(1190-1194年)成为画院待诏。师从张敦礼,工画人物、山水,而神气精妙,过于其师。宁宗时(1195-1224年)进《耕织图》称旨,赐金带,时称绝品。 

台北故宫博物馆藏画中,有三幅刘松年画罗汉,每幅都款署开喜丁卯(1207年)刘松年画,此轴即为其中之一。幅中罗汉浓眉高鼻,貌若印度高僧,身著右袒式袈裟,倚树沉思。身侧随侍的和尚以衣袂承接树上长臂猿所摘之石榴,身前尚有二鹿仰观,画面生动。此罗汉脸上满佈皱纹,双眉蹙起,神情专注,栩栩如生。全作用笔变化多端,衣纹流畅罗汉头后的圆光,及三树枝柯掩映,层次分明。全画敷色研丽,繁缛精美,皆臻绝纱。

 


 宋 夏圭《 溪山清远 》纸本水墨画 46.5×889.1cm 局部


夏圭(约1180-1230年 前后 )字禹玉,浙江钱塘人。与李唐、刘松年、马远合称为南宋四大家。善画山水、人物,长于运用秃笔,画楼阁亭台不用界尺,只信手为之,笔意精密,奇绝突兀,气韵颇高。 


本幅为十张纸接成,除第一段为二十五公分外,后九段均大约九十六公分左右。画中景物变化甚多,时而山峰突起,时而河流弯曲。画家运用仰视、平视和俯视等不同角度取景,使起伏的峰峦和层层叠叠的岩壁,以及蜿蜒的河川,因为不同的视点在各个独立的段落里,产生独特的空间结构。画松树林木笔墨变化非常多;画山石是用大斧劈皴法,而这种技法是从李唐的斧劈皴变化出来。画家以干枯的笔墨勾画石壁轮廓,再用夹杂著大量水分的笔墨迅速化开,使画面上产生水墨交融,淋漓畅快的感觉。

 


南宋 马远 雪滩双鹭 绢本浅设色画 59×37.6cm

 

马远(约1140-1225年后),字钦山,祖籍河中(今山西永济)。光宗、宁宗朝画院待诏。擅画山水,不论构图、笔法或意境均有新意,创立水墨苍劲一派风格。与夏圭齐名,人称马夏。 

 

雪崖枯枝,芦竹寒汀,滩旁四只白鹭,均做瑟缩之状,寒天的景致,令人有著身临其境的感觉。而浓淡墨色画出的树石、远山和芦草,对比于留白的积雪处,和几不见墨痕的白鹭们,在黑白之间,充分表现出清冷的意趣,达到了画雪得其清的境界。另从岩壁上伸出的枝干,曲折延伸,势如蛟龙升腾游动,这种笔势往下拖垂,形成长而斜向伸出的画枝方法,正是典型的拖枝马远风貌。

 

宋 马麟 《秉烛夜游册》 绢本设色画 24.8×25.2cm

 

马麟(约西元13世纪),祖籍山西河中(今永济县),后迁居浙江钱塘。宫廷画家马远之子, 曾任职南宋宁、理宗两朝画院,位至祇候。作画题材广泛,工山水、花鸟,也擅长人物。其作品多进呈君王供赏玩或颁赐用,画上常见有南宋宁宗、杨皇后(1162-1232年)及理宗的题诗。 

此图取材自苏东坡海棠诗:风袅袅泛崇光,香雾霏霏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更烧高烛照红妆。绘夜色掩映的深堂廊庑,茫茫夜色中庭院烛光高照,映照园中海棠盛开。 

一士人据太师椅当门而坐,品味幽静月夜良辰美景。马麟对自然观察敏锐,写生功夫颇深,抒情小景工致细腻,表现宫廷园苑亭廊建筑和园林布局,作品有院体画工整细致的特点,极富有情致。


宋 《宋人人物》绢本设色画 29×27.8cm


本幅画士人坐于榻上,驻目凝思,执笔似欲书写。身旁陈设琴、棋、书、画四事,以及饮食之物,童子在旁斟酒。榻后有座屏风,其上悬挂著士人之写真画轴。画中主角集文人之雅玩趣事于身边,表现出闲适雅逸之生活。关于画中之人物,可能是追想王羲之,事实上是反映宋文人的生活。南宋流行之烧香、点茶、挂画、插花等情趣,在北宋末已酝酿发展中,本幅可见其端倪。一般画中画的屏风,多填饰以山水,本幅则以花鸟为饰,相当难得。不但反映出北宋末汀诸水鸟的风格,也反映出徽宗朝花鸟画特别兴盛的时代性。

本幅画曾经宋徽宗、高宗、清高宗等帝王收藏。清高宗对画中人物甚感兴趣,曾命姚文瀚也画张相似构图之作,画中人物则代之以穿著士服的乾隆皇帝,流露出皇帝也向往雅逸文人生活的心意。



南宋 梁楷 《泼墨仙人》 纸本水墨画 48.7×27.7cm


梁楷是名满中日的大画家,祖先梁义曾任职山东东平县。善画人物、山水、道释、鬼神。师法贾师古,而青出于蓝。南宋宁宗嘉泰年间(1201-1204年)画院待诏,这是最高级的宫廷画师。皇帝曾特别赐给金带,这种画院最高的荣誉,梁楷却不接受。他喜好饮酒,酒后的行为不拘礼法,自称是梁疯子。传世的作品,草草为之者,人谓之减笔,本幅就是。 

梁楷以大笔溽墨,自肩膀至衣服下摆,飞扬的笔势墨韵,有如爆炸性的轰雷霹雳,整幅画来,不出十数笔之间,就将一位独行,一脸眯笑的仙人,笔简形具地充分表达出仙人飘逸的气质。画完成于倾刻之间,却是一生画技千锤百炼的成果。梁楷的艺术创作,借酒助兴,酒酣意发,无拘无束,正是最真实的自我。


宋 《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 绢本设色画 176.8×76.2cm


观世音又称观音,是我们最熟悉的一位佛教人物。这尊观音与常见的一头两手的显教观音像不同,祂的头顶共有二十六个菩萨头和一个佛头,有一千只手,每一只手的手掌中间又有一只眼睛,所以称为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是密教观音的一个重要典型。 


万顷波涛,四天王背负著一座七宝莲台,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十分庄严地站在台上。左右各有两位菩萨随侍,下方的天龙八部双手合什,向观音菩萨示敬。观音菩萨头戴化佛宝冠,绀发垂肩,双唇上下都有胡子,仍作男相。但五官秀美,已流露出女性化的特质。全图赋色研丽,璎珞装饰和七宝莲台都描绘得十分仔细。人物衣纹线条柔劲流畅,这些特色都与传至日本的南宋佛画十分类似,是一幅难得的南宋佛教绘画精品。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