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罗敬如先生与苴却砚》第二节:命运多舛与艺术追求

来源:苴却砚史料汇编 ·955 浏览 ·2021-09-15 14:34:44


唐朝名家王勃在他的名篇《滕王阁序》里曾有“人杰地灵”一说——“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


“杰”是指有杰出才能的人;“灵”是特别美好的意思。指有杰出的人降生或到过的地方因而出名。也指杰出的人物生于灵秀之地。


三台县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三台县位于四川盆地中部偏北,北邻绵阳,南连射洪,西靠中江,东接盐亭。

三台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历史上北宋的苏易简、苏舜钦、苏舜元三兄弟,世称潼川三苏,一状元两进士。唐代大诗人李颀、陈子昂、李询以及近代被同仁誉为北京“四大名医之冠”的医中圣手萧龙友、丝绸巨子陈开洗均出生于三台。


至于外籍客居三台的文学家、诗人,更为壮观,如初唐四杰中的王勃、杨炯、卢照邻,诗仙李白,诗圣杜甫,张九龄、韦应物、岑参、卢纶、韩愈、刘禹锡、贾岛、苏轼、文同、杨万里、李调元、张问陶等都留下许多珍贵的诗文墨迹,供后人品赏。

被世人称作雕刻“怪才”的石雕艺术家罗敬如先生就出生在这一个地方。

虽然上天给了三台县及其“怪才”这样一个绝好的待遇但这位“怪才”艺术家的童年却并不好过。


罗敬如出生的时间是1920年。社会动荡不安。

罗敬如先生出生于书香门第,读过一段时间的私塾。后来父母双亡,家道中落,十二岁的他不得不自谋生路。刚开始时在罗氏家族中较富裕的家庭打工,后来背井离乡当学工,再也没有回过家乡。

学工,主人叫干啥,你就得干啥。做泡菜、修鞋子、当铁匠。在中药铺跑过堂。后来辗转到了雨城雅安。挥洒汗水。

一向只问耕耘,不问收获。

人生漫漫,用什么来削减劳动的疲劳和心中的茫然呢?一天,他在一个地摊看到了木头上刻出的字和石头上做出的画。觉得很惊奇。此后,一有闲时,他便用一把自制的小刻刀在一些木头或者石头上刻、划。

心灵手巧,无师自通。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他居然让手里的木头石头变成了具有一定灵性的艺术品。


也就在这时,一位作画的民间艺人成了街坊邻居,他入住第二天便开始摆地摊,作画卖画。一次偶然的邂逅,让他对那些精美的画着迷,对这位民间艺人产生了崇敬之情。每有闲暇,便靠近这位民间艺人的地摊。瘦弱的身躯蹲在摊前,目不转睛地看其作画。常常忘记饥饿与时间的流逝。

在辛苦谋生之余,他从内心深处喜欢上了画画。

一个黄昏,他捡起一张遗漏在地的草纸,凭着他的感觉,完整地画出一只鸟来。民间艺人看到后,伸出大拇指表示称赞。

从此,民间艺人对这个另类的学工另眼相看。决定收他为徒。让他业余跟着学。

他的生活里,仿佛开启了一道通往艺术殿堂的门。他认真学习,尊敬师父。

有什么好吃的,总是悄悄留一点,下班后给师父带去。有一次,他从自己的牙齿缝里省下两片盖碗肉,用一张草纸包着,打算带给师父。不料肉从裤兜滑落到了一滩稀泥里。把它捡起来,赶紧拿去找水洗。这肉,还给不给师父呢?给吧,已经浸过稀泥,不给吧,再也没有了。左思又想,他还是决定给。他把盖碗肉重新蒸热,撒上一点盐巴,重新找了草纸小心翼翼包起来,向师父跑去……


一天下午,他与师父在河边行走,师父随手捡起一块石头,看一半天然后递给他,无言。他左看右看,翻来覆去,石头上的纹路,在大脑里形成了一幅画。这是天然的,鬼斧神工。由此,他爱上了石头。师父告诉他,石头可以雕刻,成为立体的画。

他记住了,由此对石雕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他以自身的聪慧,没有经过任何专业培训,竟然能够让一块普通的石头化腐朽为神奇,让石头充满灵性。

时日不久,他便在当地小有名气。

就这样,罗敬如迎来了他人生中第一次命运的重要转折。

每每罗氏三兄弟提及此事,无不感慨万分。

人生的机会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均等的。而机会总是光顾那些有准备的人。罗敬如并没有想过今后要当什么家,刻意去作什么准备,其实却是在时时处处学习,为机遇的到来作着准备。


1936罗敬如先生所在地——雅安。

一次,雅安天泉中学向社会公开招聘美术教师。在这位民间艺人的鼓励下,罗敬如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前去应聘。在众多应聘者中,他画得最快,画得最好。主持招聘的人眼睛一亮,他被破格录用。他没有学历,竟然一举成功,成为该校最年轻的教师。

那个时侯,当教师是每月领取一些柴米油盐,用以度日。这微薄的收入,生活显然不宽裕。怎么办呢?左思右想后,他买来一只旧机械表,拆了装,装了拆,反复琢磨;一个邻居家有一台缝纫机,他利用到人家做客的机会研究其工作原理。终于,他凭借着自己的聪明和勤奋掌握了修理技术。在休息日出门试着给人修表、修缝纫机等等,得到一些家庭开销的补贴。说来也奇怪,他是搞艺术的,满脑子的艺术细胞,怎么会对修理机械感兴趣呢?

其实,这都是生活逼的。为了养家糊口啊!

若干年后谈起来这些,罗氏三兄弟都对父亲流露出敬意。

老大罗春明说道:“在我印象里,父亲真的很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记得有一年,我们家从别处买来一旧缝纫机。由于使用过久,已经不能正常工作。他二话没说,拿出工具,对缝纫机进行检修。三下五除二,缝纫机就能正常运转了。实在是太神奇!在我眼里父亲就是个怪才。似乎什么都会。


为了生活,假期间,他还外出打工。别人怕脏、怕累,不干的活他都干。这其实是入世之举,并非出于本心。他的心田里原本不容这过多的杂俗。那是生长艺术的田地。但为了生活,为了让一家人能够过上正常人的日子,他只能这样做。毕竟,生存是人生的第一要素,只有生存下去才谈得上搞艺术。这个道理罗敬如比谁都明白。他还熟悉孟子的一段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繁重的体力劳动对他来讲,是一个磨练心智的过程。当然,他从来没有忘记在劳动之余对艺术的追求。

1949,新中国成立。

这期间,罗敬如先生在雅安天泉中学、荣经中学教书。人们为新政权的成立而欢呼。可实际上,新政权并没有控制到中国的每个地方。国民党残余部队以及当地的土匪在西康地区活动猖獗。直到1952,西康地区才得以解放。


解放后的西康地区各项建设都需要大量人才。罗敬如得知此事后,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也为了自己的爱好——他根据自己具备的地理知识推测,在大凉山、攀西大裂谷一带一定蕴藏有许多可以用做艺术雕刻的石源。因此毅然决定报名到西康地区工作。

此时的罗敬如32岁。正属风华正茂,精力旺盛之年。他给爱人讲了自己的思考,然后带着妻、儿,从荣经中学举家迁往群山起伏,条件艰苦、路途偏远的西昌地区。

交通闭塞,条件十分恶劣,迁移只能靠马驮与步行。

一队马帮在寒风中出门。其中一匹马驮着两个竹篮,一边一个,分别坐着两岁的女儿和一岁的儿子。漫漫长路,一个多月,一个家庭以对未来无法预知的命运,在泥泞与坎坷里奔波,风餐露宿。

和罗敬如一家同行的还有其他人。

同行,形成一伍,为的是大家一路上互相照应。

然而,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们在行走至半路的时候,遇到土匪打劫。

夕阳下,人困马乏。大家被突如其来的吼声吓住。手脚慌乱。娃娃哇哇大哭。

土匪干的可是打家劫舍的行当,是些杀人不眨眼的家伙。

就在罗敬如手里捏一把汗,心想着这下完了的时候,土匪居然客气起来,退还了他们的行李,要放他们走。土匪尤其对罗敬如毕恭毕敬,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听到土匪中有一个人朝着他叫罗先生。他定神,循声看去。原来,是那个领头的在叫他。竟然是他的学生,他教过的最调皮的那个,叫黄成民。

“你是黄……黄成民!你怎么……”生活所迫,学生黄成民不得已上山当了土匪。


化险为夷。

天色已晚,无法继续前进。心有余悸的罗敬如先生带着整个马帮,跟着土匪走。他们被安排在一所破旧不堪,被废弃的乡村学校住下。

黄成民带着他的手下离去。

一群人极度疲乏 ,竟然在那些破桌凳上睡着了。

梦魇随夜而来。罗敬如先生看见一把尖刀,寒光闪闪,进入自己的身体。鲜血淋淋。自己被人杀害了。想喊,喊不出,想动,动不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噩梦方醒。惊魂未定时,房门发出吱呀声。

一道黑影闪过。有人敲门,进来。

“罗先生,饿惨了吧?”声音亲切。

原来,饭做好了。他那当土匪的学生黄成民带着两个手下送饭来了。

热菜热饭。一群人在辛劳的途中得到一顿饱餐。

就这样,罗敬如先生在土匪学生黄成民的帮助下,顺利通过危险区,抵达西昌。他被派往会理县。全家又随他迁到了会理。组织安排他在会理一中教书。

后来,每当罗敬如先生谈起这段刻骨铭心的人生经历,不无感慨:“还是当老师好啊!这个职业救过我的命。听他讲的人笑了。他也笑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一种无形的影响在悄悄发生。他的大女儿罗利先、大儿子罗春明、二儿子罗润先在长大后都选择了教师这个职业。会理,西康所辖的一个小县。又名船城,因其四面环山,中为坦原,状似巨轮。位于今四川省最南端,与云南省隔金沙江相望。古老、偏僻。物质贫乏。好象什么都缺。在罗敬如先生看来,精神重于物质。他被这里的历史文化所吸引。

有资料记载:会理历史悠久始建于西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称会无县属越嶲郡,晋为越嶲郡治,唐、宋时设会川都督府、会川府,元为会川路,明为会川卫,清康熙二十九年(公元1690)改为会理州民国二年(1912)改州为县始称会理县。会理县是省政府命名的“历史文化名城”、首批对外开放县。县城大量的明清建筑、寺庙、四合院的民居,老城的钟鼓楼、城南白塔山文塔,成为会理悠久历史文化的标志。会理的本地方言、民风民俗、各类小吃,受川滇文化交融,既有川味,又具滇风。


罗敬如对这个古老的小城一见钟情。一有空,便在大街小巷转。一砖一瓦、地上的足迹、朝阳里的搂阁、夕阳下的身影,亲切、自然,他打心眼里喜欢。令他持久陶醉。

是金子,就要闪光。这是人们的普遍认识。其关键的是,一个人做事情,看你用不用心,看你以何种态度去面对。生活条件差,但罗敬如先生没有怨天尤人,也没有消极。他是一个乐观的人。相信未来会变好。


罗敬如先生在会理中学主要负责生物、音乐、美术这三门课程。在任教期间,他积极尝试新的教学方法。取得了一系列意想不到的好效果。

比如教生物课。由于当时条件恶劣,学校几乎没有相关的教学器材。罗敬如先生考虑到这一实际情况,把农民打猎得到的动物做成实物标本,他自己做,有时也带着学生一起做。久而久之,生物标本越来越多。会理一中由此建立了第一个生物标本室。

这个标本室有两间教室那么大,在当时全国中学校,是第一个生物标本室。这些标本做得不但种类繁多,有猫头鹰、野鸡、野画眉、蛇,等等,而且分科、目、类,极有水平。许多大学也难得有这样的教学资源……

同时,他用石膏塑造北京猿人头像、恐龙复原像,以及蚯蚓、人体消化系统模型、人体等模型。他的三个儿子有时候也会参与做。父子四人动手动脑,其乐融融。

这是一个实践、学习的过程,同时也为学校节约了一大笔经费。

对此,罗敬如先生并不满足。他有个设想,就是将死了的动物做成标本,活着的动物就养起来,供学生参观。他自己动手,在学校后山的树林里,修建了一个动物园。把学生、家长送来的、自己掏钱从猎户手里买的动物喂养于其中,用于教学。这样,既开阔了学生的视野,又丰富了学生的生物知识。

动物园里,有斑鸠、鹧鸪、山鸡、野兔、龟、穿山甲、狼、熊、野猪……而这些动物就生活在校院里,这是校园奇观。


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饥饿盛行,吃上一顿肉太不容易,堪称美味佳肴。谁见到这些动物都会联想到肉。盯着其中一只带有伤口的动物看。想想,它的肉要是抹点盐巴,在灶火上烧,或者用一些葱葱蒜苗合着炒,一定香极了。

三兄弟都有过这样的奇思妙想。因为,他们都还幼小,处于成长阶段,常常食不果腹。

一天,趁父亲不在家,他们把一只受伤而奄奄一息的野鸡偷偷地变成了美餐……结果他们集体受罚。

老大罗春明说:“爹,饶了我们吧,那野鸡反正要死的了!"两个兄弟跟着你一言我一语地求情。

父亲严厉地说:“不行!死了的野生动物我们是可以做成标本的……”

他们改变不了父亲,父亲却能够改变他们。罗敬如先生就是这样一个人,对于教育教学执着、热爱,对自己以及子女要求严格,言传身教。


三兄弟回想此事时,心中充满了无限感慨。

对儿女、对学生,罗敬如先生有独特的一面的。该严则严,做人的基本的原则决不容侵犯。尽管他要求很严格,学生却特别喜欢上他的课。在他任教期间,他所教的班生物成绩连年第一。

人们常说,出头的椽子先糟烂。第一不好当。有人羡慕,有人嫉妒,有人拿小鞋给穿。其实,这也是人世间的常情。但罗敬如先生却不太理会这些常情。不管你羡慕也罢,嫉妒也罢,拿小鞋给穿也罢,他依然我行我素,他没有时间去计较这些是非得失,因为他想做的和在做的事太多了,他必须静下心来做自已认定的事情。

不仅生物课取得优异的教学成绩,他任教的音乐课同样让人惊异不小。这位怪才,在音乐上也不可小瞧,他不仅精通音律,而且还精通各类乐器。市场及朋友家中所见到的,一些普通的民间乐器,比如,笛子、笙、二胡、四胡、板胡、坠胡、琵琶、三弦、月琴、柳叶琴、腰鼓、板鼓等,他总是仔细查看且反复琢磨,然后动手自己做。由于当时条件有限,学校经费不足,学校无法拥有各类乐器,他自己制作的乐蒂便派上了用场。为了方便教学,他总是自己熟练后再教学生。帅生之间和谐之气,和谐之音时常从教室,从某个小树林里飘出来……同时,他还将会理一中酌教师子女组织起来编排文艺节目。他这些做法得到学生家长的好评,得到学校领导的认可。


水到渠成。不久,他组建了会理县第一个民间乐队。这个乐队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它的影响很快扩散出去,成为会理城街头巷尾谈论的话题。乐队以民乐为主,由小打小闹到逐步正规化。休闲时间,他们常常被邀请在学校,在校外演出。

演出的节目精彩,而又是直接服务于大众的,深受群众喜爱。师生都受到了极大的鼓舞。

一天晚上,演出结束,正准备收场的时候,一个工人模样的人走到台上,紧紧握住罗敬如先生的手,:“罗老师,太精

彩了!我已经看你们演出好多次了。”他停顿一下又说:“要是节目内容能再丰富些就更好了。”

罗敬如先生如遇知音,高兴地连声说:“好!!我们努力做到。”

这是鼓舞也是鞭策,是一名普通的观众提出的合理要求。

这一夜,他辗转反侧。无法入眠。他想到了戏。以群众喜欢的戏为出发点,演戏。这样做,非常符合《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


演戏首先得有戏。

第二天开始,他到处找适合演的戏,但找了十多天也没有找到。于是,他想到了自己编写剧本。从现实中找题材,从生活中激发灵感,演群众看得懂的戏。半个月时间,他把剧本编写出来了。反复排练,构成了一台鲜活的文艺节目。

他带着乐队,凭借着自己的策划组织新的演出。没有道具,他们自制,他们还自行设计化装。一切弄得像模像样,有板有眼,大家互相鼓着劲,信心十足地走上舞台。

这就是罗敬如先生在音乐教学上体现出的独特魅力。他除了注重教学生课本知识,还注重教学以外的实践活动,基本上做到两者同步。这样,学生既掌握了音乐知识,又锻炼了临场表演能力。有的学生由此起步,最终进入了音乐的圣殿。在他众多的学生中,有一个叫苏汉兴的,酷爱二胡,后来考上了四川音乐学院,毕业后活跃在成都军区战旗歌舞团、四川省乐团、峨影乐团,历任乐队队长、指挥、专职创作员、乐团副团长,创作了许多在国内外产生重大影响的二胡曲、教材。说到罗敬如老师,而今七十多岁的苏汉兴仍充满敬爱之情。

“他永远是我的老师。”苏汉兴说。


罗敬如先生教生物、音乐,但主要的还是教美术。

有人说,美术课好上,无非是临摹一下现成的作品,画一画,到野外写写生。但他不这样认为,要真正把学生教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好在,他自小对美术非常热爱,积累得有功底。他首先把学生对美术课的兴趣培养起来,然后素描、国画、油画、雕刻……能够教的他都教。逐步,学生越来越喜欢他的美术课,轻松地学,而学进去了觉得里面奥妙无穷。

学生学而不厌,老师诲人不倦。一学期下来,他与学生间形成了良好的互动学习关系。学生与他一起去捡一块石头回来,他构思怎么把它雕出作品来,也叫学生构思。充分调动学生动脑动手的积极性。

一块普通的石头,在他的手里就如同变魔术一般,三下无除二就成为了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让学生惊讶。其实他自己也感到惊讶。学生惊讶于他高超的技艺,而他惊讶自己的艺术感觉,惊讶艺术所带来的魅力。


见学生兴趣正浓,对自己有所佩服,他开始循循善诱,:“雕刻一定要整自己的东西。做出跟别人不一样的来。不要让人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在不经意间说出了艺术的真谛。这其实是要对这一行有功夫的人才说得出的。他所说的,让诚实、有悟性、有艺术细胞的学生认可,并且从中受益一生。这其中也包括他在美术方面的一个编外学生—大儿子罗春明。由他发掘出和培养的美术苗子,有不少后来考上了美术院校。


课外,罗敬如先生成立起了一个石雕兴趣小组。他们搞一些课外雕刻活动。有时还主动去找一些乡村、民间题材来雕刻。这一过程,有着美术天赋的大儿子罗春明也被允许参加了进去。

这期间,罗敬如先生确立了新的目标,打算搞大型雕刻——长征组雕。

在他的带动下,学生们兴趣倍增,而他从中找到了许多创作灵感,激发了创作欲望。

 


 

特别说明:本文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本网将在第一时间侵删

网特别开通自助上传功能,只要您是网用户,可以发布:文章,诗词、艺术评论、艺术批判,艺术观点,艺术新闻等;发布方法:的后台上传发布的资料网将根据选择的栏目发布。你也可以将需要发布的资料发到邮箱(1435980968@qq.com)由本网给你上传发布。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