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陈斌看到了什么?第二章:元始天欲(中)巫与仪

作者:陈雨光 ·25 浏览 ·2022-05-25 09:29:16


第十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获奖画家 李蒸蒸《重彩工笔设色·陈雨光先生》65×53cm

        

     陈雨光(憨牛),农历1949年生。选择美学与中国画视错觉学说创始人。先后获得过十余项省部委级科研成果奖(包括国家级课题)。在经济、数学、计算机、美学、哲学、逻辑等跨学科领域,出版有十数部专著,发表有数百万字论文。其主要艺术哲学类代表著有《美的选择》、《视错觉:中国画的基本格局》;书画鉴评本《唐诗三百首书画集》、《宋词三百首书画集》、《元曲三百首书画集》、《中国当代花鸟画作品精选》、《中国当代工笔画作品精选》;策划组织了《中国画三百家》。

《美的选择》作者集数十年努力,首次在国内从艺术哲学的角度,对中国画学科体系的确立做出了两大基础性探索:第一,定义且回答了“何为中国画”,揭示了“察觉不到光线作用的绘画法则”。第二,创立了以视错觉动向力发生学为内核的选择美学,定义且回答了“何为美”。

著作者是至今唯一耗时八年、约集了三百多书画名家,编写出版了填补空白的书画鉴赏版《唐诗、宋词、元曲三百首书画集》的美学理论家和艺术策划家。基于当代艺术家的深度交谊和研究,著作者在《元曲三百首书画集》的工作中,共获得百多位专业画家的大力支持,并收到了310幅精心创意的绘画原作。现今,许多书画大师和大家己故世。随日时移,这部著作中的创作真迹和笔墨文范,己成为理解艺术的无法再获的瑰宝,尤其数次展览所引起的轰动,更明,作为国粹的“诗词曲/书画文”的超越时空的崇高与神圣。

===========================================================================

 

 

 

 

陈斌看到了什么

(陈雨光美学专著作品)

目录

 

第一章:  亵渎神明

第二章:  元始天欲

第三章:  野兽之恋

第四章:  自由浪漫

第五章:  眼球生思

第六章:  理想当歌

第七章:  龙飞凤舞

第八章:  螺旋纹案

第九章:  般若我心

第十章:  寻找陌生

 

 

 

 

如果我的画框能悬挂精神,一定是理想与浪漫的追求。

                                      ——陈斌

 

 

 

 陈斌《亚麻工笔设色·-命》114+140 cm

 

第二章:  元始天欲

 

 

 

性——那一自我满足的欲望,是人类最根本的激情,是引导我们最根本的力量。

                                                     ——休谟

   

绘画和雕塑是用来行施巫术。

            ——贡布里希



 

画室中的陈斌

巫与仪

巫与仪,是致生美的第二元。

理解陈斌的难点,在于艺术家眼中看到的,是离我们实在遥远、精神森林萌芽期难以被人发现的——元发遮掩状态——美的萌生。

《美的选择》,对我来说十分重要。

它的难忘,不是我用了八年时间,远离都市,在农村安宁的小茅中,静静地思考,并试图回答一个问题:那些被世界公认的毫无使用价值的艺术珍品,为何只能在被世界公认的极为奢侈的艺术殿堂,用极高的成本,供人欣赏极少的时间。它的难忘,是缘于真正的艺术品有一个超然的属性一一奢侈性。因为,尽管她毫无用处,可世界绝不会同意,某一个人,会以自己的名义,独自地去占有并欣赏本属于全人类的伟大艺术,比如《维娜斯》。这种超越一切地域割剧的反封闭的精神,是不充许自私的。也许,某一天,我的这一发现,会被认可,因为,思想并不孤独,启码,贡布里希,也曾在一间小屋中,用极长的时间,讲述同样一个故事。遗憾地是,至今,认真且深入地想听懂这个故事的人太少太少。也许,没猜错的话,至今,国人能准确地说出贡爷爷在思考什么的人,不会超出十指之数。也许,真太难了。难在,大家都忙着赚钱的时代,谁会浪费时间,花费代价,努力地去听懂原始人在讲什么。开天劈地的故事,确实离柴米油盐太远太远。也许,这不是现实聪明的选择。

当然,为艺术而傻瓜的明智,还是会赞同我的“也许”的。

你看《-命》就有意义。她在揭示美的胚胎孕育,陈斌也许想说,理解艺术的确需要:艰难、复杂、深刻与丰富。

这幅作品,是想把你代入精神森林的元始开篇期。

艺术会发现,在洞居古猿人的部众中,有一个谜样的自然进化过程。狩、猎、亊、群的帮众合居状态的缓慢演进,生发了人类作为社会的重要范畴——家庭。没有人能说清,一个女人在接受一个男人后,会怎样慢慢滋生一种家的心理:初级社会化和人格稳定化——欲对性的独立占有意志——家室文明。

原始人为何要把像制在深不见光的岩壁上。它跟遮风避雨,档寒防晒毫无关系。就是说,实用为体与制像为神,根本牛马不相及。但一个考古现象告诉历史,世界四大文明,无一例外,都有把超自然的精神,用十分虔诚的态度,神圣般地悬刻在供人崇拜的位上。在思想比我们无此丰富的先祖心中,人世间,实实在在存着一种超然的精神一一神灵,实实在在有一种令人敬畏的具有可支配力量的形而上。

主啊!

当第一个祈求意识成为人类的夙愿时,神圣的制像,便发生了。美术,从这一刻起,成了可把精神悬挂于心灵高位的——行而上。

人类内在的灵魂——精神,开始有了自己的生产需求。初级社会化是人类个性化的重要场所,家庭经济渐次从合帮群居经济中分离,并成为最为稳定的心理社会结构。尤其是屋居为家对混居为族的分离意识深化,是原始社会部族经济形成的基础。因家庭个性化的岀现,性与欲初级社会化的形成标志,是部落的家居文明社会初始形态的形成。《小屋》需要灵魂的标志与象征。这是第一点。

《小屋》同样是家庭社会出现后的写照。

她继而引发了道德需求。道德的本质是底线欲望——符合规则与约束的欲望。人类从开始到现在的一切努力,不过八个字:分配稀缺,限制欲望。因战争、掠夺、杀戮、血腥引发的高尚的自尊,成为人格自觉成本的超级奢侈。美被美术的自律性表现为精神构建行为,自发为一种知耻的活动。善恶自尊的目标约束,需要美术活动作为精神支撑——用象征持有象征。全世界无一例外,天人沟通的自尊行为,自信为巫仪的政治目标活动——祈愿美术。我在《静穆的永恒》中指出,四大文明的发生期,无一不有道德时期。这一期间最显著的标志,是家庭人格的稳定——欲望被规则约束,祈愿被美术象征,天人被巫仪沟通。

《草地风-牛》的故亊,之所以“好看”,根本源于巫行求美的引典述故的学问。讲于经、读于理、视于文、思于典,是以书入画的追求。我一直说,浪漫不是任性,不是胡来,而是故情事意的为文想象,画中透析的是巫义诉愿、女司通天。陈斌博古、厚重的腹中史册,才是笔墨乐怀的所在。这叫丹青是学问,笔墨系文章。

要深入地理解巫仪为艺,先看一张陈斌创作于2013年的画作《佛光-b》。

这是一个什么故事呢?要理解画家的思绪,为何有这样的创意动机?先耍跟陈斌一起欣赏弗利尔。

佛光--b【亚麻布】160x200陈斌2013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有一幅北宋画家徐崇矩绘制的《僭女炼丹图》(名称有待商榷)。这位骑黑猪的女子绝非凡人,是僭女,是可超越凡尘与天沟通的人,可解义为祭祀。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猪可不是一般神仙能骑的,更别说女祭司了。画中这位女子很可能是佛教中被称为光明佛母的魔力支天菩萨,他的坐骑是猪。很早以来,中国文化就是佛道一体,此菩萨在道教中被称为斗姆元君,是北斗七星的母亲。他的大儿子和二儿子是道教四御中的勾陈大帝和紫微大帝,其余七个儿子就是北斗七星。在斗姆元君的画像中,经常有驾驭七猪而行的情景,这七猪就是指代北斗七星,所以他的儿子们也大都御猪而行,比如紫微大帝,哪吒的师父太乙真人,以及猪八戒的元神真身——天乙贵人,在有些动物元君的画像中,还可见有万字符的扇子,这个万字符就是从北斗七星一年四季围绕北极星旋转的天象中提炼而来的,而所谓猪的形象也是从此天。佛教中摩利支天的意思是太阳的光焰。经书记载,她走在太阳之前,引领太阳运行,阳光照不到她,她却能看到阳光,所以其画像中常可见日月星象。北宋推崇道教,所以此图描绘的应该是道教的斗姆元君。黑猪代表夜空,花纹代表星斗,斗姆元君只是借助炼丹的意象,从宝葫芦里引出的不是仙丹,而是红日,代表她引导太阳运行,阳光普照世间。照此说来,称《斗姆生日图》更为贴切。良渚文化的神人兽面像,就是五千年前“网红”的猪——良渚神徽

我之所以较详地讲解弗利尔展示的故亊,是因为理解陈斌,要深入哲学范畴,比如,瑜伽支天,道始元君,牛羊猪狗,龙凤龟麟,神兽图腾,飞乌擎日,都是有哲义的故事。只有双眼看准、看透画家对故事的理解,才能理解画家为什么和怎么为。

这即我说的理解艺术的奢侈。

僭女范畴的概念化,光明意识的美术化,才是陈斌视角的定向。

对此,我十分遗憾。现今,阿恩海姆怒批的空头理论的所谓美评,更加喧嚣尘上,艺术面临被扼杀的危险。极少有人想从范畴理系构建美学概念,一些所谓的理论“名家”,只能以骂人/胡吹为“学问”,至今还没见到他们拿出一篇(更不要说一本)让人信服的专论。若能见到象亚里斯多德-康德-黑格尔那样,用2400年的代价,苦苦寻觅何为美的艺术批判,何为美学的系统概念,无疑是学术的甚幸。很难想象,一个没有范畴概念的空头理论忽悠家的乱吠,能叫学问?能对得起康德先生在小镇上默默蓄水——2000年的哲学被他静静地蓄入到胸怀的池中——的精神?

我还是那句话,不想做范畴的概念化构建,就不要言美了。因为,首先对不起大师2400年的精神。一个人,如果连读懂范畴论的努力都不愿下,更不愿花时间去想:为何这一问题,人类付出了如此历程,至今仍欠缺完美?若只想当忽悠家,只想赖在艺术品前评头品足,除了可笑,还会有什么!我真遗憾,在陈斌——用三十年时间,认认真真理解美的发生范畴——的付出前,在《性-命》前,在《草地风·牛》前,为何美的评论显得孤独,为何没有更多的提问:陈斌看到了什么?

性与欲,巫与仪,家与愿,光明与黑暗

我虔诚地唱颂:无上瑜伽光明佛母魔力支天菩萨!



光明佛母——魔力支天菩萨


向往光明的艺术还揭示,当社会心理,第一次将稳定的人格作为家庭起源的重要基因时,欲对性的自然占有,便被道德为家庭的人格自尊,而基此,婚姻成为神圣。从古至今,以婚姻为神圣的意识,成为今日以法律为约束的神圣契约意识。此时,族居生产,被分离为家居生产,能生育的女人,成为家庭的中心与崇拜。人格的道德追求,本质上是人欲对财富的本能渴求,而道德与法的发生,又是对家庭欲望的约束,有限的资源与无限的欲望,在远古,因婚姻、家庭、私有制的起源,被演义为社会道德约束意识的发生,尤其是本尊意识,更催生了美术的婚姻与家庭。巫与仪因此成为远古的“祈求政治”的基因。

进一步理解《小屋》理解陈斌,还会发现这是一种权力意志的表现

我们看到,在《劳塞尔的维纳斯前沉默的陈斌,之所以深刻,是因为这幅画还有一个名字——《持角杯的女巫》。奥瑞纳文化期的发现,标志艺术进入了完美时期。成熟与完美的意识,改变了人的认知。19世纪末,有学者对艺术起源论提出了新的看法,认为巫术是诞生艺术的最终最初动机,而对模仿生活的起源论,许多学者持否定态度。事实上,在洞穴壁画未被发现以前,已经有人注意到巫术信仰与艺术活动的关系。当史前艺术品被大量发现之后,这种巫术论,就更被重视,他们肯定了史前洞穴壁画创作的动因是源于约束的仪式。其论据是:A. 许多洞穴壁画总是被画在洞穴的最深处,选择这样黑暗的地方作画,很难说是为了供人欣赏。她,即是我在《美的选择》中重点强调的——黑暗中祈求光明的闪烁。B. 在某些发现已设位置的原义画,往往一划再划,似乎不管形象的轮廓已被重叠。这可能是第一幅画义被认为已经发生了效果,在同一个地方再划一次,以其达到巫的迷恋。C. 不少动物形象身上有长矛或棍棒戳刺的痕迹,证明了画家的功利目的。巫为仪的权力意志,是法国劳塞尔岩洞的呈相。



旧石器洞穴壁画






僭女艺术创意了作为神圣的权力意志的奢侈。艺术的可悬挂的精神产品——《小屋》,亦是以家为象征的向往光明的奢侈。

进一步探究巫仪为美,可发现,在远古,两性的强烈吸引,因生殖血缘崇拜,生发了排他的私秘空间。文明使性的交集隐蔽化,并渐生了巫神之美。其内生的天地沟通、双人起舞的美的寓意,不单华夏有象形解说,古希腊亦有巫与性的美的人体异化。若进一步观察世界人体艺术的发生:巫、性、欲、美的艺术范式与变异,应为人体艺术的标本。古希腊以美为核,性与巫为体;古埃及以巫为核,性与美为体;古印度以性为核,巫与美为体。我们呢?笔者持有一种观点:华夏人体异化,呈相为性、巫、欲、美的艺术综合体验  房之道。这种华夏人体艺术的异化,是以房为道的更为丰富的美感发生。所以,她即不是神,亦不是巫,也不是教,而是一个欲道致生的占有空间 房室。

从这个意义理解,家的欲望占有空间的床笫文化,也许更是国人对人体艺术不同与其他的理解。

史前混合经济的发生,使部落的繁衍成为崇拜的巫仪。”,就这样,第一次具有了艺术的意义。开始了从记事人角度分离的过程。发生告知我们,若凡事而记,永远不会有艺术。艺术只能创意特征的象征。

当祈求成为天人象征意义时,人有了灵魂意识。

灵魂是在远古英雄期出现前,人的躯体之上生发的作为主宰的一种精神的范畴屈子何灵魂之信直兮,人之心不与吾心同。这种意识,在天人间生发为一种沟通,而神灵与灵魂的天人意识,灵魂的格致与神灵的崇高,需要政治的沟通,鉴此,巫仪可能是最古远的象征持有的象征,具有部落和家庭政治的巫舞之仪,也许是象征艺术最古远的发生。而记事之仪,又往往把主宰式仪神密化,洞穴神圣中心的仪祭图象,便化意为特征持有的特征——艺术——图腾,若同维娜斯,她己艺术为巫仪的灵魂——祈求美感的汇体。从这一视角讲,艺术发生于灵魂祭祀的图腾化。


陈斌《草地风》47×40cm

 

 

 

借助住休谟的话语理解陈斌,应该更直观。他说:

性——那一自我满足的欲望,是人类最根本的激情,是引导我们最根本的力量。


本书封面,《草地风·牛》中,性的本命年图腾化,其实,就是用艺术诠释基特征持有特征的哲学。而性的向往,在现代情境——欲、婚、家、生——中,本质上还是古文的现代,没有质变只是,能生育的女人变为有仪态的女人。这一不变之变,仍是欲、婚、家、生的崇拜与祈求。

很清楚了,陈斌的艺术,是远古趋策力的艺术,性感的,欲望的,神圣的,原始的,被艺术为生活的,被祈求为现代的,美好的,向往的。家还是景,婚还是神圣,生还是幸福,活还是生命。一切都没有变,变的只是发现与寻觅。

1999年,在远古趋策力催动下,陈斌发表了又一重要作品——《红地毯》。

家的神圣是祈求愿景。家中的女人是理想中的神。这还是画作想要表现的。

但红色地毯前的女人,不再是能生育的女人,而是青春的女人,鲜明的大色块的平面装饰,宁静、纯洁、安逸,努力地用一种女性的本能熨藉屋的心灵,其实,这也是典型的安乐椅式的艺术,与《小屋》略不同的,是对青春的装饰,自塑性在打开国门后,原始野性回归本原的飞女郎式的时尚,青春色与当时代许多画家喜欢的淑女素雅的古典色成鲜明对比。

红色地毯中的裸女,让我感觉到的是家。

陈斌《红地毯》38×43cm

 

 

她还是那样,又小又可爱。这也是一个和家有关的欲与美的故事,只是情感的奢侈更具想象。

当然,奢侈绝不会白白地表现,总要问:她又要象征什么?

艺术家与画家应该是不同的。艺术家在创意时总会赋于艺术品一种特有的灵魂。她于红地毯中裸欲的体态美,是要吸引艺术的欣赏,感悟家的特别发生。她在看,月中,屋中,家中,红色中,裸露的胴体与裸露的灵魂。

这个故事,不能简单化为性的占有空间。如果追述,她实质上是巫与爱的时空交汇。如果你能深入,在一个极为远古的岩洞中,两性的交集,在巫的祈求中,已不是肉体的生理裸欲,而是爱恋的互依情欲,当情感的欲恋让“她”异化为家时,艺术就不再简单地表现为点线刻划,而渐生了块面的色温。特别是到了色彩革命时期,色温成为了情感的呈相。这时,再认真去理解马蒂斯,也许,你会慨叹,他为何会花那么大的工夫去再现美的发生史。陈斌为何也反复回思艺术再现的屋的情境,到底与美的发生史有怎样的关联

我还不能说,裸欲的目光,是女主化义为家的裸欲的图腾现义,但她肯定祈求的是女神象的家庭意义。与奴隶家庭制关系不同的,是中国家庭是五伦传统,特别是一胎制之后,女生在家庭中的关系,不止是主妇,往往是主宰。家庭女神的意义,由婚姻的稳定人格支持,演化为重要的经济支持,虽然不能比奥瑞纳期的母系生产经济,但女生的独立自我意识追求,使婚姻的基础更经济化。这时,图腾的巫仪传家,尽管在意识上淡化,但图腾化的艺术,性崇拜的交合巫仪,仍是家的祈愿。女人,作为家庭的花瓶装饰,显然不止是供欣赏的存在,因为她的象征陈设位置,在家庭中也许是最重要的。

 

 

 

陈斌

 

 

 

这种重要,在当代裸体艺术市场,有很好的借鉴。许多新娘,让画家为她的青春裸体留下艺术的记忆。要记忆什么呢?应该是我说的,记住象征持有的象征——裸体与性感。在现代,仍是家庭的巫仪之舞。象极了劳塞尔洞的穴深处,打着松子火把,只能在短时间可视,她,有自尊的距离,不充许外人触碰,是最神圣的所在。

还有的欣赏者,包括屋女主,能用金钱换回与家庭成员毫无关系的女性裸体艺术,并成为她的家的重要装饰。这种欣赏的心理,在开放以后,具有特别的意义。因为传统文化对于女性身体及欲望的压制,使得处于改革开放初期的人们在面对女性裸露的身体时,不仅要打开“道德”的眼睛,还要试图打开“不道德”的身体,从而给重重遮掩打开可欣赏的空间。鉴此,《小屋》与《红地毯》,是《性-命》的“前言”。她要注解的,是从“能生育的女人一一青春的女人一一自我时尚女人”的演义。

《春光》就是自我裸体的记忆。春之光的可欣赏性,让艺术家具有了独特的价值。创意在于,他不是用男人观赏女人的眼光,更不是中世纪高贵完美的情人的眼光,亦不是只有裸女才能进入殿堂的眼光,画家的眼光就是小屋,就是由女人主宰的家,它太普通,却是女主心理的博物馆。既然艺术的象征持有象征,我们为何不能说,被持有象征的本体,在现代居家神圣上,就是远古被象征为巫仪的那个会生产神奇的女人。

当一丝不挂的反服饰文化成为艺术的主体时,裸露的她,即是一个被异化为家的美,她有历史,因为她是性、巫、欲、仪,而性是人类一切的原点。

当然,在欣赏陈斌的同时,还是千万不要忘记欣赏休谟,因为这位大师揭示了一个命题:

自我满足的欲望,是人类最根本的激情,是引导我们最根本的力量。

 

若创意没有这种力量,裸与恋、性与欲、爱与私不能唤起鉴赏,艺术便不会发生。既使胴体是露光的,可光感的发源缺乏灵魂,你看到的只是赤裸裸的一个女人,而不是有色温有情感的家。

历史正是这样发生:当裸露文化成为文明前的古远时,服饰文化才使人体有了文明,恰是文明又使裸露文化成为艺术。当人体的她成为艺术时,主体才具有了美感,艺术家才从一丝不挂中创意了独特的欣赏,裸才异化为巫,性才异化为欲,仪才异化为美。我正是从这一点出发,欣赏为什么陈斌把小屋作为她,而她所具有的象征,又为何比“私”成为更古远的美的发生。

私的性象征被表现为持有的象征——欲裸,在凡俗文化中,简单为一个画家在小屋里画一个光屁股的女孩,-一丝不挂的可窥性,具有了投射光的春的艺术定向。故事的哲义也许就这样发生。性的权力意志,在完美成为范畴后,被私欲化为遮掩,裸露成了有代价的奢侈,春窥成了被遮掩空间有交换意义的价值,因此,裸露空间一定是有法律保障的经济奢侈,艺术一定是经济的形而上。

艺术的文明,总在探究这样一个问题:穿着正装的鉴赏者,在艺术的殿堂,与墙上那幅一丝不挂的赤裸的姑娘对话,欣赏体验的是什么?还用问,当然是艺术。于是,艺术便发生了。若体验感知的仅是一个本体的裸女,艺术家在创意一位不穿衣服的姑娘时的灵魂,便不存在了。因为,创意没有让艺术成为本体的形而上。

还是那句话:只有创意让裸露象征持有裸露的象征时,艺术才会发生,创意才成为艺术品。

可见,创意艺术品就是创意神圣的奢侈。

我很遗憾地感到,目今的研究,是缺乏经济基础意义的研究,美不能只是哲学的,伦理的,更是经济的,《红地毯》与《小屋》,呈相的现代女性的自我,是有经济法保障的有自我能力的自信,这是一胎文化后,小屋成为自我属性标签的致因。

性在洞穴后演绎成经济的私化,应当一点也不比道德与法缺少故事。占有欲本质发生的致因,之所以致今还是谜,就因为为私的占有故事本身远没讲完,而且,刚刚开始。她的生动,仍然被遮掩裸露的有代价的可敞开空间的权力意志束缚,为什么画屋中春光的哲义,成为艺术的薯侈,就因为能创意这种薯侈的艺术家本身就是稀缺的。有谁会从美术史的发生角度考虑问题,又有谁会一考虑就三十年。

价值源自深刻。

这就是陈斌的三十年。

 

陈斌《春光》纸本45×78

历史正是这样发生:当裸露文化成为文明前的古远时,服饰文化才使人体有了文明,恰是文明,又使裸露成为艺术。当人体的她成为艺术时,主体才具有了美感,艺术家才从一丝不挂中创意了独特的欣赏,裸才异化为美,性才异化为恋,欲才异化为爱。我正是从这一点出发,欣赏为什么陈斌把春之光作为了她,而她所具有的欲,又为何比私成为更古远的美的发生——-命

《春光》,是艺术家在《持角杯的女巫》前的沉默,是一个新的小屋的故事。艺术说:

从来,女人的身体本身比男人更具优势,更适宜成为美术的对象。不然,最奢侈的艺术殿堂,为何悬挂更多的是裸体的女人。

从来,女人就是家中具有巫性角色的典仪,春天的孕生,光明的温暖,是生活的体现,是愿祈的魔力支天。

从来,女人的现代,仍记忆在远古的巫舞仪姿中,力量和光芒呈相为重新绽放。

从来,在家这个被遮掩的私密空间中,永远不变的还是远古的夙愿,还是燃亮松把,深入神圣的暗处,祈祷向往的光明。

从来,贡布里希的话语都是故事——

绘画和雕塑是用来行施巫术。

 


当自由、平等、博爱,成为人类的法典,罗曼蒂克演绎为光明的向往,家的裸露的光明化呈相,让欲望不时出现新的奇幻,情感的浪漫与裸露的理想,使家体的色湿更加惬意更加柔暧。在《理想当歌》的篇章中,我们还会进一步探讨,华尔华斯序言对艺术家的影响。

这就是:古远的巫仪是现代的神圣。 

我用裴多菲的著名诗句,来表述陈斌对美的发生的理解:

 

生,为了爱情和美酒;

死,为了自由而牺牲。

谁有了这样的命运,

谁就是最幸福的人。

 

 

请继续欣赏《元始天欲(下)——爱与美》


特别说明:本文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本网将在第一时间侵删!

本网特别开通自助上传功能,只要您是本网用户,你就可以发布:文章,诗词、艺术评论、艺术批判,艺术观点,艺术新闻等;发布方法:在你的后台上传需发布的资料,本网将根据你选择的栏目发布。你也可以将需要发布的资料,发到邮箱(1435980968@qq.com)由本网给你上传发布。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