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与孙铁老的信

作者:马大骙 ·29 浏览 ·2021-11-04 17:14:57



与孙铁老的信

 

孙铁老您好:

对你寄来的《晚晴诗集》(航空工业总公司离退休干部的诗集)马上看了。觉得其中有的诗句容不得非常不错,且大多数的诗写得很有豪情。

振乾老(王振乾,原三机部部长、中将军衔)的诗不愧个中高手,特有才情,那是不用说的。

刘清寨的诗似乎花了一定功夫学习的,诗之平仄决无错处,这是现代写格律诗往往搞不清而出错。她的诗工稳蕴藉。如“人届六旬谙世道,诗通三百颂山河”。对仗工稳没有犯一般人易犯的“失粘”“合掌”之错。通读其所选之诗清明朗丽,很懂得格律诗的要求。其“咏柳絮”似有所指,诗确有受“毛诗三百”之影响,并深谙其“风”味,可惜我不认识这位女诗人。

孙老你的古诗“感言”读“滕王阁序”一诗,其中“闲云印潭影,朱帘卷暮山”。写得举重若轻,沉浑潇洒,令人陶醉。

我最喜欢的一首诗是:“彩毫挥动绿无涯,一夜催开万朵花。姹紫嫣红谁绘出?春风二月大画家。”这诗写得很精彩,有浪漫诗人的想像力,大气而质朴,朗朗上口。尤其“春风二月大画家”句最为大家气象之直呼而出。绝去澡饰。虽“画家”之画应为平声,但也不能以字害意。在大气有似苏轼唱“大江东去”从平淡中直呼而出浩浩沧沧一泻千里。我读诗不喜欢“郊寒岛瘦”般地“推敲”过度的小家苦句。(作诗并非不推敲,然不要作凄苦之像。应诗成其句后,使人读来似若不经意无苦心雕凿之痕,好似脱口而出而景象宏博方为大家身手)。

诗集中口号似的句式太多,缺乏艺术深度。艺术深度不够是不能感染人的。我这人比较保守或者说比较教条。我认为你若既然写明是写格律诗是五律、七律、五绝、七绝。作为作者便要遵守格律诗的规则。不合律、失粘、平仄不对,对仗不工稳是不行的,就如足球赛用手将球打进门一样。只有在极少数因字害意时才可稍有个把字的失粘。既然做不到不合律、失粘、孤平,而且频频不合规则不如写古体诗。(假若你又不愿写白话诗的话),古体诗便没那么多的要求,句式和句数长短不限,也可换韵比较自由。格律诗尤其是律诗要求太严了。既要平仄合律,又要对仗工稳,更要学问广博。

比如王荣的听《十面埋伏》的诗句“楚汉斗谋弦律骤,项刘争战韵声锵。”两句写的都是一回事。两句话等于无谓的重复,这在对仗中叫“合掌”,看杜甫的诗“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虽写的是互有血肉关系的、相互映衬又是相互对应的景象的两个面。形成了给人以更加浩阔宏大的场面。毛泽东的“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云横九派浮黄鹤,浪下三吴起白烟”。孙中山的“塞上秋风悲战马,神州落日泣哀鸿”。还有叶帅的“赤道雕弓能射虎,椰林七首敢屠龙”。这些句子都是写出事物的两个不同方面,虽是两面而相互映对形成更宽阔的场景。所以我觉得既写格律诗就得遵守其游戏规则。

《诗集》我看得粗略,又信口开河对这些可尊敬的老干部的心血结晶多有批评。孙老勿怪我也不敢就说懂诗,孙老知道我是有啥说啥的人。

我总不喜欢白话诗,总觉得读起来像渗了水的白酒。少数写得好的也感人,格律诗虽烦难,但稍加努力也能写好,格式不是问题,写得好主要是有感人的思想。代问甄老安康!

 

顺顺大安

 

                             后学 大骙

                                   2002年元月18


 

 

注:原三机部政治部宣传部长

注:毛诗即“诗经”其有句“其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形容戌役之苦,别家之依恋。后人之诗言惜别多引用柳。如“羌笛何须怨杨柳”“客舍青青柳色新”等。


特别说明:本文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本网将在第一时间侵删

网特别开通自助上传功能,只要您是网用户,可以发布:文章,诗词、艺术评论、艺术批判,艺术观点,艺术新闻等;发布方法:的后台上传发布的资料网将根据选择的栏目发布。你也可以将需要发布的资料发到邮箱(1435980968@qq.com)由本网给你上传发布。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