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王小晖:徒离的香草 屈原《九歌·山鬼》 第二章 美人爱恋

来源:中国美网 ·11725 浏览 ·2024-03-06 22:59:13

王小晖:徒离的香草

屈原《九歌·山鬼》

第二章  美人爱恋 

(陈雨光美学专著)


 

第十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获奖画家 李蒸蒸《重彩工笔设色·陈雨光先生》65×53cm

 

陈雨光(憨牛),农历1949年生。选择美学与中国画视错觉学说创始人,艺术哲学家,传记作家。先后获得过十余项科研成果奖(包括国家级课题)。在经济、数学、计算机、数据库、量化交易、算法模型、美学、哲学、逻辑、整体论等跨学科领域,出版有十数部专著,发表有数百万字论文。其主要艺术哲学类代表著有《美的选择》、《视错觉》、《美的致生范畴》、《艺术的定向》、《性知觉》。书画鉴评本《唐诗三百首书画集》、《宋词三百首书画集》、《元曲三百首书画集》、《中国当代花鸟画作品精选》、《中国当代工笔画作品精选》;策划组织了《中国画三百家》。

《美的选择》集数十年努力,首次在国内从艺术哲学的角度,对中国画学科体系的确立做出了两大基础性探索:第一,定义且回答了“何为中国画”,揭示了“察觉不到光线作用的绘画法则”。第二,创立了以视错觉动向力发生学为内核的选择美学,从整体论的范畴论,定义了“何为美”。

著作者是至今唯一耗时八年、约集了三百多书画名家,编写出版了填补空白的书画鉴赏版《唐诗、宋词、元曲三百首书画集》的诗评鉴赏家。

基于当代艺术家的深度交谊和研究,著作者在珍藏的《元曲三百首书画集》中,共获得百多位专业画家的大力支持,并收到了310幅精心创意的绘画原作。现今,许多书画大家己故世。随日时移,这部著作中的创作真迹和笔墨文范,己成为理解艺术的无法再获的瑰宝,尤其数次展览所引起的轰动,更证明,作为国粹的“诗词曲/书画文”的超越时空的神圣的崇高。

 

 

王小晖:徒离的香草

屈原《九歌·山鬼》目录

 

香草徒离

美人爱恋

理政空望

天体神格


 

中国工笔画学会理事、山东艺术学院硕士生导师  王小晖教授


王小晖,女, 1956年出生,山东济南人,现为山东艺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工笔画学会会员,山东省美协理事,山东省女画家协会主席,山东省政协委员、山东艺术学院民盟主委。王小晖创作的作品多次入选国家级重大展览并获奖,出版画集论著多部。多幅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国外美术馆、博物馆、画廊等机构及个人收藏。

微观与精致》获首届全国工笔重彩小幅作品展银奖

《人勤路宽》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

《盛世和风》和《金风傲世》入选全国首届中国画人物作品展;

《恋荷》获第三届全国工笔画大展三等奖;

《摇篮》入选建党70周年全国美展 ;

《晴日》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1994年《匆匆》入选第八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1996年《摇篮》入选世界女艺术家作品展优秀奖,被美国世界银行机构收藏;

1998《寻梦》入选全国第四届当代中国工笔画大展获银奖;

1999年《共剪西窗》入选全国中国画三百家美术作品展获铜奖;

1999年《霜晨》入选第九届全国美展获优秀奖;

2004年《远海》入选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获优秀奖,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2009年《问剑》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

2010年获山东省泰山文艺奖一等奖;

2001年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工笔画学会为表彰在中国现代重彩画艺术创作中的杰出成就,特授予“中国重彩画学术奖”奖章等。


王小晖《九歌·山鬼》68x136cm(憨牛居藏珍)

 

香草美人、屈子制歌,是诗为“雅/骚”的传统,是文为“凄/婉”的源头。

——陈雨光

第二章 美人爱恋

 

屈子巫歌,到屈子爱恋,拌随香草祭义的是美人祭义。

以高洁品质的托藉迎神,以思女希冀的理想敬神,是艺术理解小晖的又一深刻。

我们读小晖《山鬼》,必须进入湘楚的人、鬼、神三者相互交织的精神世界。楚辞别于诗经,北风不同南水,楚音所发的一种共生态,在《诗经》里是极为少见的。付抱石在理解《山鬼》时,同时关注《思美人》,所以呈相为枉凝眉。小晖造像,也认真求探楚音发源,这,即我上一章所述的“呈相香草美人”之难。

沿着艺术家对“滋味转变”的刻画,笔墨一唱三叹,似于楚人巫气弥漫的吟唱中,艺术知觉到另种文化:它神秘而幻象,精灵而野性,一切如同宿命一般。有人说,当年周王朝的采诗官没有抵达南部,或者说涉足尚浅,把那片未曾采撷的幽深土地留给了后来。

今天,小晖再次打开《楚辞》,尤似新幕开启,舞台马上亮闪了一个新的国度,他们的吟哦时常发出“兮”和“些”的声音,那是不同于北方人的拖长的尾音,也许相当于“啊”和“嘿”。当一阵阵“兮”“些”之声从浓浓的雾气、从崇山峻岭之间传出的时候,会形成一种由远到近的震荡,一种声音的诱惑,一类迎神的巫舞,似为楚音发辞骚,屈子为美女而理歌的向往,化为山鬼凝眉,演为小晖造像。欣赏点线气韵,若拌兮些击鼓,它强烈情感、延长音节、调整奏,增添了画面语言的音乐美

这是艺术的感动。


 

王小晖《美丽生活图》34x136cm(憨牛居藏珍)


音乐性的祭义,需要笔墨的舞台式诠释。造像就是画面,创意让你察觉:苍苍山水迎面而来,雾气退向两侧,知觉感到了具体的人,感到了一些清晰的神色。在这片土地上,人们要生存,要奋力,也要迎接和抗争无测的命运。寨民在追逐物欲的同时,也会收获一份精神的享受,获取闲暇和快感,发出各种各样的歌吟。屈原是这些吟唱者当中最杰出的领军,也是集大成者。

民俗规制,总需要确立者深入。

一画笔墨,若一文诗章,尤其汉后的唐宋文学,诗立韵文、骚创赋咏,中国绘画终于有了风骚相济的表现手法,脉出了独特的仕女一支,且九歌咏叹,成为经络,舞台式咏叹,定势为反复品味的历史性感动。

 

 

王小晖《远海》146×151cm(入选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获优秀奖-憨牛居藏珍)


当然,今日风骚一体,是昨日千百年演化后的“融和”。远古发生时,巫、神、鬼、人的原貌,是历史的诡异、灵动和猜测,至今,谁也不知三千年前的文化共生是何种性状。所以,一及骚赋,便若踏及蜀道,噫吁嚱危乎高哉!

这亦是小晖求索,让我的感动。

尤其楚文明研究,我们的认知,几手停滞在宋明水准之内。这同样是尴尬的遗憾。

屈子放赋离骚。这是中国历史最著名的感动,也是屈子制歌的历史起点。

楚歌巫音,神鬼传说,屈子放,美人灵修。艺术就是这样开始的。小晖创意,需要时空想象的基础构架。楚国民歌与巫术结合一体,显现出别样颜色,有另类的诡异和灵动。那些费解的词语、隐秘的地域,自然山水赋予了独有的文感,让其焕发出不可替代的创造力。造型首先需要质疑:楚地之神从何而来?巫术从何而来?它们又如何接受人间的邀约?这一切实在难解。在这片雾气缭绕的土地上,无数神奇都仿佛自然而然地发生,以至于成为生活的常态,化为精神的呼吸。在北方人看来,南方即便远离了宫廷的肃穆庄严,也会寻觅到另一种强大的依赖:接受灵异的襄助。这需要通过一场超越世俗权力的接洽仪式,从而进到另一个时空维度。在那个遥远而又切近的神鬼世界里,有着不同的法则,正是通过对这种法则的寻找、求助以至于依傍,南国才获得了信心。就在这群声呼号放歌之中,无可比拟的、令人震悚的威力一点点释放出来,极大地强化了这片土地上生存的力量。正是在一种神秘外力的支援之下,南国才得以世代繁衍、发展和壮大。这是九歌成骚的背景,其实更是屈子制歌,以献爱恋的心志。面对邪曲害公,方正不容,美人当歌,小晖造像,不单是艺术,更是政治,是《美的选择》指出的“权力距离的分离之美”。

理解艺术的又一难点,是现实与神话的共生态。人神共生,带来了艺术本体的错位,就如同男性山鬼与女性山鬼的生态环境的不同理解。所以,我总强调,存在是理解存在的存在,现实的生态状态,并不能和“真实的理解”划等号,基此,决定了山鬼创意的非同一性。

 

 

王小晖《元曲三百首书画集·杨果[小桃红]》68×68cm(憨牛居藏珍)


这是哲学。

据此,我们可以深至小晖创意的第二层面,香草与美人的哲学层面。

这方面,付抱石是非常深刻的。他在《思美人》的凝眉之歌中,理解徒离艺术——忧美的忧伤,显然,这与楚骚“现实的真实”更进了一步。

小晖致学,似乎也没在香草品质上多生羁绊,所以,她也不是歌舞式的欢快热闹,而是用忧美的灵动遮掩徒离的忧伤,这也是楚味——书写高贵的绚丽,揭示诡异的忧伤。

所以,小晖不是北风,而是南水。笔墨所出,少见《诗经》俗雅的慷慨,更多《离骚》凄婉的思愁。

这是又一种美。

我想强调地是,山鬼意象,作为哲学之美,她的意象本体是怎样的范畴?

在此,显然是不能展开的。一本厚厚的专著,也无法言清其中的奥秘。原因,就在于屈子的香草与美人构设,之所以成为左右后来的经络,源于美是一种能生发理性的让人愉悦的形式——有形式判断力的性知觉意象。

至今,这一范畴,远未进入哲学本体论的研究视城。即山鬼的哲学本体意象是什么?形式理性从那里发生?美女生色的愉悦——性知觉——香草美人——又是什么?

 

 

王小晖《元曲三百首书画集·兰楚芳[风情2]》68×68cm(憨牛居藏珍)


我真的不知道。

我只能用最简单的话语,概括小晖创意面对的美感困惑:美人制歌,是用性知觉的女人化,让爱恋生色为美政的形式理性。

这一文学形式的发生,让中国艺术有了情境空间。美人意象、性悦理性,超越时间与空间的局限,大胆地将地上与天国、人间与仙境、历史与现实、理政与君主,有机地融和合一体,让现实人物、历史人物、神话人物交织呼映,从而形成浓烈的奇特风格。这小晖又一突出的艺术手法。诗人在求美人未成后,思绪难以自抑,情感受到挫伤,此时,处于现实困境的人物突然想到了神话人物、历史人物愿寄言于浮云兮,遇丰隆而不将高辛之灵盛兮,遭玄鸟而致诒勒骐骥而更驾兮,造父为我操之。这些神话人物与历史人物的闯入,大大丰富了诗章的艺术内涵,显了诗人超常的艺术想像正由于此,九歌突凸天马横空,、神思飞扬的特点,表现出与《九章》有所不同的色彩与色温

不为灵动俏丽,只为深沉感人。面对这样的小晖造像,你总想回头再盯一眼,老也无法忘却,试着用心去问:优美中为何还有凄伤?

这才深致到屈子美人制歌的哲学本体。

优美的理想为何伴生凄美的代价,文学的现实打动,若成为艺术的创意,美感的魅力又到底是什么?

决不能简单化地理解美人当歌的屈子生态。人神共求、美丑共生,才是艺术的共识。香草与美人,巫女与灵修,理政与楚运,祭义与祈式,《山鬼》当歌,是屈原为艺术本体构没的哲学复杂。

我在《艺术的性知觉》中,想努力地揭示“美女托意”的文学发生,特别是“女性化力量”的艺术发生。古希腊、古埃及、古华夏,为什么都有女性在用力量图腾人神同化?这是人的巫性天然?还是巫生艺术的元始共态?很奇怪,至今,无第二人系统地从性知觉的“元始本性”,探究美的起源,探究屈子文学中迷人的——男人理想的女人化。

理解美人制歌,应当严格与香草制歌的区别。迎神的品质规格,与敬神的理想期盼是不同的,屈子制歌,是想把现实的俗音,规制为高洁的雅典,所以,艺术是升华的,她是性知觉的女性之美,她起于既含睇兮又宜笑”,立于“思公子兮徒离忧”。比较古希腊的悲剧,力量发生打动的所在,是剧烈冲突后深海中的寂静,可怕的已到了没有声响的可怕。

屈子可怕,正是在这毫无希望中规制了这一让可怕得以万古发声的《九歌》。她将美好的一切,托化为美人,让有性感的人,能够知觉,能够向往,能够坚毅,能够追求。

美人悲剧是人与神,英雄与恐惧,人格与命运的抗挣,是不屈、刚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崇高,是对失却美好的叹。

试想,山中的无希望,充满希望。这就是力量,就是把力量化为女性柔美且以此托藉理想的文学!

好美呀!

山鬼凝眉期望,小晖造像呈示,

是什么?

是拥抱爱恋的曙光。

是小晖用哲思在一片空地上籍笔墨发生的艺术闪烁。


 

王小晖《元曲三百首书画集·兰楚芳[风情1]》68×68cm(憨牛居藏珍)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