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中国美网 | 国学】《论语》 全文及注解(二百十七)

来源:中国美网 ·999 浏览 ·2019-06-10 16:56:51

论语,二百十七


  原文

 17.5 公山弗扰以费畔①,召,子欲往。子路不说,曰:“末之也已②,何必公山氏之之也③?''子曰:“夫召我者,而岂徒哉?如有用我者,吾其为东周乎!"


  注释

  ①公山弗扰:人名,又称公山不狃,字子浅,季氏的家。当时公山弗扰伙同阳货在费邑背叛季氏。畔:通“叛”。

  ②末之也已:末,无。之,到、往。末之,无处去。已,止、算了。

  ③之之:第一个“之''字是助词,后一个之''字是动词,“去、到"的意思。


   译文

   公山弗扰在费邑叛反,召孔子,孔子准备前往。子路不高兴,说:“没有地方去就算了,何必到公山氏那里去呢?”孔子说:'那召我去的人,岂会让我白去一趟吗?如果有任用我的人,我就会使周朝的政德在东方复兴。”


   原文

   17.6 子张问仁于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

   译文

   子张向孔子问仁。孔子说:“能够在天下实行五种美德,就是匚了子张问.“请问是哪五种。”孔子说:“恭敬,宽厚,诚信,勤敏,慈惠。恭敬就不会招致海辱,宽厚就会得到众人的拥护,诚信就会得到别人的任用,勤敏则会取得功绩,慈惠就能够使唤人。”

   中国美网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关注更多艺术品价值


论语,二百十七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