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张行方系列文学作品欣赏之——侯家寨,我来了

美网会员 ·7072 浏览 ·2023-01-25 15:46:27

张行方系列文学作品欣赏之——侯家寨,我来了

毛泽东《七律·到韶山》曰: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

这首诗歌记述了毛泽东回到阔别32年的故乡时的真实感受。通过对韶山人民革命历史的回顾,以及对人民公社社员通过辛勤劳作而喜获丰收的描绘,赞扬了革命人民艰苦卓绝的战斗精神,歌颂了中国人民战天斗地的风貌,鲜明地体现了毛泽东高远的思想境界。

我虽是一介凡夫,名不见经传,没有伟人这么高的格局,但也想借借伟人的豪迈心情来抒发一下我又一次来到侯家寨文化古遗址的难以按捺的激动心情。

侯家寨遗址位于淮河以南约60公里处的定远县七里塘乡四家刘村袁庄村民组后东北角1000米处,遗址面积约4万平方米,1977年发现。1985年和1986年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两次发掘面积375平方米。出土了300多件新石器时代陶器、骨器、石器和动物骨骼标本,发现了房子的居住痕迹和灰坑等遗迹。

从发掘出土的器皿来看,侯家寨遗址文化遗存代表了安徽省境内新石器时代早、晚两个文化类型。早期文化类型是距今7000年左右的釜文化,晚期文化类型是距今6000年左右的鼎文化,这两个文化在20世纪90年代被考古学界统称为“侯家寨文化”。

侯家寨文化的确立,为淮河中游地区新石器时代早期和晚期考古学研究树立了标尺,解决了淮河流域中游地区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的年代框架和谱系问题,证明淮河流域也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首次填补了安徽省早、晚两期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的空白,首次将安徽的人类文明历史上溯到7000年以前。该遗址1992年8月15日由定远县人民政府公布为县保,1998年5月4日由安徽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保文物单位。

站在侯家寨文化遗址上,从侯家寨遗址的北面与东面依然可见台形地的轮廓,数千年的农耕已把台形地平整为四个台阶的耕作面,每个台阶高都在2米以上,庄台的总高度在10米以上。

沧海桑田6900年了,最初庄台高估计有15米左右。地表到处散落着烧焦烧红的红夹土,可知新石器时期的人们在庄台上积土成堆,挖横洞,用夯土技术夯实,再用高温煅烧技术烧焦烧红夯土,然后入住其中。洞中地面经过平整、夯实,便于人们舒适地居住,至今还有当时人类用火留下的灰土遗迹。

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两次发掘,我作为基层文化干部都全程参与,每天吃住行都和考古人员以及雇佣的工程人员在一起。1985年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只派了阚绪杭老师亲临现场指挥试掘,我作为助理打下手;1986年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又增派了考古人员,加强了考古力量,使考古进度加快。

据世代居住于此的老人们介绍,五十年代刮“共产风”,大队在侯家寨台地顶上挖山芋窖子,挖到七、八尺深处有一个平面,挺硬的,挖不下去。同时还挖到烧灰土,窖里一点不进水,很坚固。

当地人称侯家寨遗址为“台地”,称台地遗址南面那一片为“瓦地”。“瓦地”包括台地在内,向东、南、西、北四边延伸各有1.5华里,方圆范围有一百五、六十亩。

侯家寨文化遗址上四野到处都能见到断砖碎瓦,挖沟搬塘时还挖出墙基、下水道、古井等遗迹遗存。

当地人只知道叫“侯家寨”,不知是哪朝哪代的寨子,现在就剩下“瓦地”地名了。台地东面300米,还有一个大孤堆,传说是“侯美蓉”墓,在寨子外,今天还是墓地。

整个遗址从顶尖分为南北两块,北边是新石器时代母系氏族遗址,南边是汉墓群,当地农民在耕地时经常犁出青砖、脊瓦、酒器等一类器皿,藏品丰富。

在侯家寨文化遗址上台地北面四级底下西南角有一个“龙眼泉”。传说,刘伯温用神鞭赶龙王,龙王看到侯家寨景美、人美不愿走,被刘伯温一鞭子抽掉一颗眼珠子,落到侯家寨寨后头。甘甜的泉水就是龙王眼珠血泪化作的,只能眼巴巴地望着人间,所以,泉水常年流淌不息,很旺,很甜。听说,后来龙王的后代就在不远处的青龙涧居住了下来,侯家寨侯参将的小姐侯美蓉去降香,二人一见钟情,就嫁给了龙家庄的龙官保。侯美蓉热爱家乡,死后还安葬在台地东畔的美人坟。

据说这台地和瓦地是古代的大地方,出过大官,还在北边修建了十里庙,又在洛河坝河头镇水边修建了码头,商贾往来不绝,繁华无比。

神奇而飘渺的传说,唤起后人对侯家寨似曾有过的辉煌和久远历史人物的猜想,给我们保留了侯家寨美丽的历史传说的雏形。

传统剧目《双丝带》,曾有多种名目,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金芝、辛人的庐剧整理本为《双丝带》;楚剧、越剧、芗戏、五音戏名为《文武香球》;莆仙戏叫《龙官保》;泗州戏称《反莱州》;秦腔、徽剧名为《双丝带》(又称《侯美蓉降香》);武宁采茶戏有《丝带记》与《贤关镇》上下本。

《双丝带》被古今艺术家们唱红全国各地,剧目故事的原型就来自声名远播的侯家寨。

悠久而神秘的侯家寨像巨龙一样,依旧静默、沉睡在定远大地上,它是祖国乃至世界的文化,应该真正受到政府与民众的保护。它的考古价值,文化价值,审美价值和艺术价值已经逐步呈现出来,曾被列为1979年以来安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影响深远。

淮河流域埋藏了数千年的文化瑰宝——侯家寨,将徐徐地向后人展现它不为人知的财富与秘密。

我想,有识之士一定会携金带银,蜂拥而至,保护,开发,光大,弘扬属于全人类的文化饕餮大餐,提供给世人一个观光旅游休闲养生的好去处,这不是痴人说梦,是终将实现的七彩蓝图。

编辑:高华芬

作者介绍:

张行方,全媒体记者、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中国书画院高级院士、中国书画名家专访网主编、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硬笔书法家协会宣传部长、故宫博物院安徽省书画考级中心副主任、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安徽工作部总编、安徽古塬书画院副院长、美国书画研究院无锡分院执行副院长、知名作家、文艺评论家。

长于散文、诗歌、评论、长篇小说及非虚构等文本创作,煮字疗饥,怡情养心,只为心灵自由呼吸,思想能生根发芽。

其作品文采斐然、情感充沛、旁征博引、厚重飘逸、气势恢弘、张弛有度,立意精巧,充满灵魂的叩问和 哲学的思辨,立体之美跃然纸上。

出版有:文学作品集《等你回航》。

供职单位:全国公安文联《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安徽工作部。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