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中国文学史上极为悲催的一幕,一场瘟疫,将“建安七子”悉数打尽

来源:老衲侃春秋 ·1015 浏览 ·2020-03-09 09:19:54


中国文学史上,有这么一个很有影响的流派,即三国时期的建安文学。

建安,是汉献帝的年号。是指建安年间至魏明帝这段时间,在文坛上形成的一个文学流派。代表作家主要有“三曹”(曹操、曹丕、曹植、建安七子(孔融、陈琳、王粲、徐干、阮瑀、应玚、刘桢)和蔡琰等。

他们的创作特点,是作家用自己的笔直抒胸臆,抒发渴望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有时候又流露出人生短暂、壮志难酬的悲凉幽怨。

但不管怎么表达自己的情感,他们的作品都意境宏大、雄健深沉、慷慨悲凉,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个性特征,文学史上又把这种创作风格称之为“建安风骨”或“魏晋风骨”。

建安文学的兴起,掀起了我国诗歌史上文人创作的第一个高潮。

关于“建安七子”之称,最早是由曹丕所定论:

“今之文人,鲁国孔融文举,广陵陈琳孔璋,山阳王粲仲宣,北海徐干伟长,陈留阮瑀元瑜,汝南应玚德琏,东平刘桢公干。斯七子者,于学无所遗,于辞无所假,咸以自骋骥騄于千里,仰齐足而并驰。”(《典论·论文》三国·魏·曹丕)

在魏明帝这个叙述中,把孔融列为第一。但这恐怕是按岁数排列的,因为七人之中孔融生于公元165年,是七人中岁数最大的。要按各自的文学成就来说,王粲应该列为第一:

“仲宣溢才,捷而能密,文多兼善,辞少瑕累,摘其诗赋,则七子之冠冕乎!”(《文心雕龙·才略》南北朝·刘勰)

当然,我们在这里争论谁能排第一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充分说明他们所取得的文学成就对后世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

这七子之中,只有孔融与曹操政见不合,被曹操罗列罪名,将其杀害外,其余六家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都因亲身受过汉末离乱之苦,后来投奔曹操,地位发生了变化,获得了安定、富贵的生活。

所以他们多视曹操为知己,想依赖他干一番事业。

这七个大才子,他们对于诗、赋、散文的发展,都曾作出过特殊的贡献。而创作风格来说,还各有特色,取得不同的文学成就。

孔融长于奏议散文;王粲的论说文,在当时都能独树一帜,同时诗、赋、散文号称“兼善”;陈琳、阮瑀的书记,徐干、赋皆能;应玚亦能诗、赋;刘桢则在五言诗的创作上有独特贡献。

当然, “七子”在创作风格上,也有共同的特点,要不然后人不会把他们归之于一个类别。

他们的共同点,就是都有建安文学的时代风格。

曹操父子也是文学爱好者,自然和建安七子都有惺惺相惜之处。

曹操一生都在四处征战,无暇顾及其他;可是他的两个儿子曹丕和曹植有的是时间,所以和建安七子来往密切,关系非同一般。

后来世事变化,孔融因政治观点的不同,同时也是由于文人的狷介,从而得罪了曹操,致使全家被杀。

孔融的被杀,的确是文学史上的一大憾事。

孔融不光文采出众,他更是孔圣人的后人,曹操当年杀他,那是要留千古骂名的,一个孔融也是太咄咄逼人,另外也说明曹操是下了极大的决心的。

七子中的另外一子陈琳,当年他投靠了袁绍,“官渡之战”前,奉袁绍之命,书写讨伐曹操的檄文,于是陈琳写了名篇 《为袁绍檄豫州文》。

陈琳在檄文中列举了曹操很多罪状,将其祖宗三代都翻出来痛骂一通。据说当年曹操看完檄文,吓出一身冷汗,正在发作的头痛病都好了。

后来,曹操打败了袁绍,活捉了陈琳,气愤的说:“你还敢来见我!当初你写檄文,数落我的过错也就算了,却连带上了我的祖宗三代?”

大家以为陈琳这回肯定是在劫难逃了。

陈琳也知道没有好果子吃,只得愁眉苦脸地实话实说:“我那时候是被形势所迫,必须那样做,没办法啊!就好像一支已经被搭在弓弦上的箭,不得不发射出去一样。”

曹操一看他说了实话,再说也很爱惜陈琳的才华,也就不再追究此事了,后来还得到重用。

可见曹操还是很有宽宏大量的,所以说当时杀孔融肯定是情非得已的。

阮瑀则是早年得病身亡。

于是七子中就剩下了五人。

虽然大家共同来往,但关系毕竟又有厚薄,其中的王粲和曹丕关系最好。

天赋异禀的人物,一般都有一些怪癖,这是他们自己的特意渲染,还是真正的喜好,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那王粲除了对文学的苦苦追索之外,还有一个爱好,就是要满足听觉的爱好。他是怎么满足听觉的呢?他喜欢听驴叫。这个爱好奇葩吧?

春秋时期的孔子,在听到《韶》之后,很长时间内即使吃肉也感觉不到肉的滋味,因为脑子里整天就回旋着《韶乐》的音符。他自己也感叹道:“没想到音乐欣赏竟然能达到这样的境界!”

那楚庄王呢?因为得到古代四大名琴之一的“绕梁”,让演奏师为他演奏曲目,听得入迷了,竟然连续七天不上朝,把国家大事都抛在脑后。

这个王粲听到驴叫之后,犹如吸食了兴奋剂一样,顿时文思泉涌,此时才往往能调动他的灵感,写出锦绣文章来。

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公元217年,北方发生了大瘟疫:

“(建安)二十二年(217年)……是岁大疫。”(《后汉书·献帝本纪》)
“建安二十二年,疠气流行。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或阖门而殪(yì),或覆族而丧。”(《说疫气》曹植)

按曹植这种说法,在这场流行的大疫病中,每家每户都有人染病而亡,有的甚至是全家乃至整个宗族死绝。

真是一场罕见的疫病。

瘟疫病菌它的眼中可没有贵贱高低之分,这场疫病突发而至,不光老百姓没有躲掉,达官贵人也一样中枪。

就这样,建安七子中仅剩的五个大才子,悉数中弹。最后一个没剩,全死于这场瘟疫。

一下子失去这么多志同道合的好友,曹丕是痛彻心扉。在给王粲送行的仪式上,曹丕特意写《王仲宣诔》,来悼念王粲。

曹丕不光写了悼文,在安葬完王粲,挥泪告别之时,他突发奇想,对诸位文学士子们说道:“仲宣平日最爱听驴叫,让我们学一次驴叫,为他送行吧!”

曹丕现在的身份是曹操的世子,他发话了谁敢不听?

于是,在荒寂的旷野上,传来阵阵的驴叫声。

一群平日里吟诗作赋的优雅文人,此时都扯着嗓子学驴叫,而且声震原野,让不知情的人见了,定会忍俊不禁的吧?!

参考资料:《三国志》西晋·陈寿 《建安七子年谱》俞绍初


          [声明]本文系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中国美网

      欢迎注册美网会员,新闻资讯自助上传!


欣赏更多精彩文章


建安七子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