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美网
扫码关注 中国美网 有礼相送

人无媚骨书正气——敬读马识途先生书法

来源:中国美网 ·165 浏览 ·2021-07-27 15:44:52

马识途

马识途先生创作并书写的《百岁抒怀》写出了他不平凡的一生。


“过隙白驹,逝者如斯,转眼百年。忆少年出峡,燕京磨剑,国仇誓报,豪气万千。学浅才疏,难酬壮志,美梦一朝幻云烟。只赢得了,一腔义愤,两鬓萧然。幸逢革命圣卷,愿听令驰驱奔马前,看红旗怒卷,铁骑狂啸,风雷滚滚,揭地翻天。周折几番,复归正道,整顿乾坤展新颜。终亲见,我中华崛起,美梦成圆。”


马识途原名马千木,之所以后来叫马识途,是因为他参加“一二九”救亡学生运动时加入了共产党,他觉得“我这匹老马识途了”,遂改名马识途。


马识途


当年, 跟着贺龙元帅到了西安,准备南下四川。贺龙问“你说我们进入成都要办的第一件大事是什么?”他没说肃反安定秩序的事,却说了抓都江堰水利工程的岁修。因为 1949年夏天洪水冲坏都江堰大堤,而国民党政府因溃逃未进行岁修,不马上岁修,就会赶不上来年春天的清明前放水,就会影响成都平原的春种,几百万人的吃饭就成了问题。 后来成都刚一解放,军管会在财政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专门拨出专款用于都江堰岁修,终于在 1950年清明前抢修完毕,如期砍杩槎放水。聂荣臻元帅曾经问他:“ 马识途,你识途了吗?”马识途还未回答,聂帅又说:“ 识途也不易哟!”。


马识途


马识途先生今年107岁了,说到自己长寿诀窍时非常幽默“阎王来找过我两次,我就和癌症作斗争,最后它们打不过我,落荒而逃了。”他认为,自己的乐观态度是长寿的关键,遇到事情要提得起来放得下去,能承受各种压力。“我的生活《字典》中,没有‘投降’两个字”。 


马识途


文学界评论他,既是久经考验的革命家,又是中国现当代文学的著名作家。解放前,他肩负重任,长期在湖北、四川、云南等地从事地下工作;新中国成立后,他满怀激情地投入到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无论是在地下工作的危险环境里,还是在忙碌的领导岗位上,他都没有停止用笔去记录时代的巨变和人民的心声,他把对党和人民的无限深情,把对祖国命运、历史发展的承担与思考,融入到创作中去。


 

马识途 


几十年来,马识途先生出版了小说、散文、纪实文学、诗词等大量作品,取得了卓越成就。早几年姜文导演的那部《让子弹飞》改编小说《夜谭十记》,让一些青年读者这才对他有所认识。

马识途先生革命家、文学家,也是书法家。

“若得十年天假我,挥毫泼墨写兴隆”。从五岁到过百岁,他的书法之路也走了一个世纪。他主张书法“无法即法,是为至法”,“于有法中求无法耳”。他认为中国书法博大精深,这件文化瑰宝应当珍视。于是,他锲而不舍,习历代传统书法,学有所成;他书以载道,用书法表达丰富的思想内涵;他静心凝神,去功利之心,几次书法展览,拍卖作品所得巨款全部捐给公益


马识途



2014年5月,马识途先生百岁书法展曾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举办,展出了马老创作的140余幅作品。人民艺术家王蒙一句“厉害了,我的伯伯!”引得台下安坐的嘉宾们爆出一片掌声。“80后”王蒙说,“我永远忘不了他(马识途)写的’人无媚骨何嫌瘦家有诗书不算穷’,多牛啊!一无媚骨,二有诗书。”在那次的展览中,马识途还写了一副清末名将左宗棠的对联“能受天磨真铁汉不遭人嫉是庸才”。王蒙不禁感叹,“有棱角啊!”


马识途

马识途


人们常说,文如其人,字如其人。马识途先生写字,堂堂正正做人,既没有故弄玄虚的书法技巧也没有花里花哨的所谓创新笔墨,纯粹就是认真下笔老实临帖认真写字


马识途


越正”是马识途先生书法的真修养,真品质,真境界。汉字是中华文化的源泉,它的流传演变记录着中国漫长的文化历史。一横一竖,一撇一捺的世界里蕴含着中国人的乾坤大世界。到今天,行不离轨就是正,目不斜视就是直。有着83年党龄的他,还能笑呵呵地办办展览写写文章,老一辈革命家的浩然正气,来证明文化界存在的正能量。


马识途


我每次敬读当代马识途先生的书法,总会想到宋代的阳修书法。

宋代阳修学书法很勤奋“真书兼行,草书兼楷,十年不倦”。

当代马识途说自己“余自幼学隶书,临摹汉碑及诸名帖”。

宋代阳修写字的目标,不是追求别出心裁,自成大家,只是追求清晰便捷

当代马识途写书法是一种长期保持下来的兴趣和爱好。

宋代阳修一生从事公务,讲求书法的实用

当代马识途书法,是他平日写作和读书的输出,书法作品多是自作诗词或楹联的有感而发。


马识途 


中国人写字是一种快乐,表达心境即可,不必和古人别人比较工拙,不宜蔽于“好胜”之心学书要勤奋不要有功利的追求书法之评要与人品之评结合乐在其中,自足有余即可。以上可以基本概括阳修的书法观

阳修还认为字要写好,书写方式只是一种工具,富有社会价值的是书写的内容,而不是书写的方式。仅仅以书写为终身职业的专业书法家则是“真可笑也”,是“怀素之徒”。


马识途



阳修有一好友石介,耿直名臣,学问大家,但好写怪书。欧阳修在一封私函中告石介:写来的信看不懂,一笔一画不在位置上,无法辨识。他婉转地劝好友莫写“怪书”。他还反对“奴书”“肥书”,反对“俗”字。他多次强调,书写的工拙优劣不是绝对的,能够表情达意,又给人以美感,这就够了。


马识途


从来不敢称自己是书法家,即使自己擅长的文学创作领域,自己也是个不合格的作家。马识途先生对自己文学和书法评价,是长者的谦虚之词。


马识途


其实,马识途先生的书法日积月累,由字抒情;笔法纯熟,准确性高;个性鲜明,一目了然。从而形成了他以隶书为主,兼写多种书体,且韵味生动,文气浓郁的“马书法。其隶书老辣沉实、老毕纷披;楷书以《泰山经石峪金刚经》及北朝摩崖大字为基础,博大宽厚、稳重端庄。

现代书法大家于右任说过:我不会刻求美观而放弃自然。马识途的书法也有大气、自然美观的特色。


马识途 

马识途 

反之,丑陋的字或是书法,正是内心的做作与低俗,以一种不自然的、很恶俗的面目呈现出来。宋代石介的字“怪”到什么程度,我们没见到过,当代“石介N代孙的俗不可耐和歪门邪道,我们却是领教多时,见怪不怪了。



马识途


比如盲书、脸书、舌书 鼻孔书、头发书、胡子书、生殖器书;比如装神“缺德”,疯子“吼吼”, “射射”,器官“ 吊吊”,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比如拖把毛笔,巨型宣纸,大黑油摔,粗绕翻抖,江湖杂耍;比如矫揉造作,字画混淆。比如内心膨胀,追腥逐臭, 一画开裆无底裤, 互捧大师活厚舐。比如台上公器私用,下台捞个名誉,庙堂之上,拉帮结派,国号谋利,艺术之名,糟踏艺术……


马识途 


以上种种,一群哗众取宠的书法痞子却在“中国书法界”大行其道,甚至主流。不仅有恶俗的勾当伎俩 而且有庸俗的叫座叫好。这就是在一个所谓当代“中国书法界”正在进行时的与“书法”无关的艺术怪圈。


 

马识途 

 

如果说马识途先生的文学,如同一面镜子,折射着历史的沧桑,映现着时代的风云。那么他的书法,就像一面照妖镜,书法的浩然正气照出“中国书法界” 的部分文化乱象。这可能是马识途先生书法被我们忽视了的现实意义吧?!

彭长征

2021年7月26日于雄起艺术


马识途


彭长征简介:电影放映员、军校学员、指导员、教导员、俱乐部主任、编剧导演、军事记者、公务员、漫画家、雄起艺术创始人、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会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中国创意人物水墨画开创者。


《雄起艺术十年一枪-彭长征在蓉创作成果回顾》系列报道:回顾文化历程,弘扬雄起精神;交流创作成果,期待再续新篇!(一凡图文编辑)


特别说明:本文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本网将在第一时间侵删

网特别开通自助上传功能,只要您是网用户,可以发布:文章,诗词、艺术评论、艺术批判,艺术观点,艺术新闻等;发布方法:的后台上传发布的资料网将根据选择的栏目发布。你也可以将需要发布的资料发到邮箱(1435980968@qq.com)由本网给你上传发布。


评论
还可以输入 1000个字符
全部评论(9999